摘要:最重要的是,才18岁的陈欣怡,如果在全世界面前被证实与禁药有染,她的未来,值得担忧。这个年少的孩子,承载着一个国家的奥运野心,也承担着野心背后不可承受之重。其实,她令人同情。

陈欣怡药检阳性的7个最大疑问

小码哥

 

洪荒之力用完不过三四天,中国游泳队就出事了。

中国女子蝶泳运动员陈欣怡在8月7日里约奥委会实施的赛内兴奋剂检查中被查出A瓶氢氯噻嗪阳性。 

最先曝出这个消息的,是巴西媒体《圣保罗州报》。报道中说,这次检查是在陈欣怡是在去里约之前完成的。

随后,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墨尔本日报》等多家媒体都转载了这个新闻。 

8月12日早上新闻报道出来,中国国家游泳队、新华社等机构和媒体都没在第一时间回应。国际奥委会也拒绝对这件事做出评论。

随后,国内有媒体报道的新闻标题是:陈欣怡药检呈阳性,中国泳协不服准备上诉

到了中午,新华社发稿称,中国国家游泳队已经确认了这个消息,游泳队已要求陈欣怡积极配合调查,如实陈述事实,认真执行反兴奋剂规定,依法维护正当权益。陈欣怡目前已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B瓶检测和召开听证会的申请。 

 在这个外媒爆猛料→泳协不回应,喊冤,承认→祭出运动员的过程中,存在太多疑点。

屏幕快照 2016-08-12 下午1

 1 陈欣怡会跟兴奋剂有关系吗? 

首先需要了解一下陈欣怡这个人。 

2013年,年仅15岁的陈欣怡成名于全运会,在那届比赛中,她斩获4枚金牌,风头甚至盖过叶诗文,被认为是“上海叶诗文”。2014年仁川亚运会,陈欣怡更上一层楼100米蝶泳打破亚洲纪录。并在2014年“体坛风云”的评选中获得“最佳新人”提名。

陈欣怡师从金炜,金炜是1983年国家游泳队队员,也是奥运冠军刘子歌的前教练。

之所以提及刘子歌,是因为她也曾陷入过“兴奋剂”风波。

金炜在选拔队员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只挑选品德好的运动员。”

无从知道金教练的“品德好”是什么标准,但奥组委只会用检测结果来评判陈欣怡。 

 2 那么奥组委是如何检测陈欣怡的? 本次奥组委所进行的检测叫赛内兴奋剂检查,专门针对某次运动会或比赛而检查,可以在赛前、运动员到达比赛地、比赛期间及比赛刚结束后进行。 检测方法是血液检查,按照一定程序和要求从运动员身体中抽取一定量的血液,对其检测和分析,然后依此判定运动员是否使用了兴奋剂。 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始,奥组委就开始实行血检,主体上是抽查,但是对于获得名次的选手,全部要检查。考虑到一些新型的兴奋剂可能没能及时检查出来,运动员们的血样将保留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就总共进行了4770例兴奋剂检测,包括3801例尿检和969例血检。陈欣怡的血检是在里约奥运会之前检查的,据《每日邮报》的消息,检查报告2天前才刚刚出来,国家游泳队也是在2天之前才得知这个结果的。等于说在陈欣怡比赛之前,还不知道血检的结果,所以才得以参赛。 当然,陈欣怡还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清白,她已经提交了B瓶,这瓶血样检查的结果将至关重要。

 3  所以A瓶与B瓶样本的区别是什么? 

运动员被采集的同批尿样要装到A、B两个瓶中密封,A瓶采集50毫升的血样,B瓶采集25毫升的血样。反兴奋性委会员首先将对A瓶进行各种兴奋剂检测,当A瓶尿样是阳性的时候,检测机构会对B瓶开封检测,当B瓶瓶尿样也是阳性的时候,该运动员所在的协会就会对该运动员进行处罚了。

在历史上奥委会也曾闹出过“乌龙”。2004年雅典奥运会,美国车手汉密尔顿因为血检不过关而面临禁赛和剥夺金牌,他一直否认自己服用了任何类型的兴奋剂,认为是血检人员错误地将他的血样冷冻造成了血样中白血球数量过高,从而导致血检呈阳性。 

之后,国际反兴奋剂委员会的报告终于还他一个清白,国际反兴奋剂委员会在报告中说,是血检中的一些失误造成汉密尔顿的血检呈阳性。  

陈欣怡在A瓶血检中被查出来的禁药是氢氯噻嗪。现在她的希望,全都寄于B瓶检测结果。 那么问题来了。 

4 什么是氢氯噻嗪,它有哪些危害? 

氢氯噻嗪为利尿药、抗高血压药。主要适用于肾性水肿、高血压、尿崩症。长期应用时宜适当补充钾盐。

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说,氢氯噻嗪是利尿剂,有助于加速排尿代谢,所以它充当一种掩饰剂,其作用是加速体内其他药物排出,以便逃避检测。 氢氯噻嗪对运动员的身体不仅没什么益处,反而危害严重。大剂量和长期使用利尿剂,可使尿中的盐和电解质过度流失,破坏体内的电解质平衡。因体液流失而导致大幅度减体重,会引起腹部和小腿肌肉痉挛。更为严重的是,还有可能因导致心律不齐或心脏衰竭而危及生命。据资料显示,国际健美比赛中已有一些运动员因大剂量使用利尿剂而死亡。 在中国游泳圈有过一些猝死的例子。2015年,17岁的青运会游泳冠军庆文怡在家里猝死。

宁泽涛之前与国家游泳队闹矛盾时,提出了退役申请,他在申请书当中是这样写的:福建全国青运会上连夺两枚金牌的北京游泳新星庆文怡的猝死,对我打击很大,我对自己的身体状态感到担心”。

但庆文怡的死是否和氢氯噻嗪相关?这永远是一个无解之谜。

5 那氢氯噻嗪是什么时候被例为禁药的? 

氢氯噻嗪为利尿剂,因服药后可以加速其他兴奋剂及其代谢产物的排泄过程,出现在2016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游泳项目的禁用清单中。

奥组委官方网站明确列出氢氯噻嗪是禁药

6 有哪些运动员用过氢氯噻嗪,后果如何?

 由于在2016年才被游泳列为禁药,目前还尚未查出来有先例。陈欣怡应该是第一例被查出服用氢氯噻嗪的游泳运动员。 在其他项目当中,氢氯噻嗪很早就被列为了禁药,也有许多运动员栽在这个药物上,禁赛期也各不相同。 

2010年,韩国运动员Lim Eun-ji在撑杆跳的比赛当中被查出服用氢氯噻嗪,被禁赛2年。 

2013年,加拿大运动员埃斯特在一次短跑比较中被查出了服用氢氯噻嗪,被禁赛6个月。 

2014年,巴西长跑运动员伊万尔瓦多在长跑当中服用了氢氯噻嗪,被禁赛了18个月。

7 陈欣怡一旦成为首例游泳禁药使用者,意味着什么? 

陈欣怡的“兴奋剂”事件如果被确认的话,她将是里约奥运会上第一例药检呈阳性的案例,也是中国运动员自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以来的第一例。负面影响称得上是地震级的:

首先,国际奥委对兴奋剂零容忍,俄罗斯就是前车之鉴,在本届里约奥运会险遭全面封杀,国格扫地。

其次,检查结果肯定会影响本届奥运会中国队的金牌数,很难保证中国游泳运动员的金牌不会因此被剥夺。

另外,在霍顿恶语攻击孙扬“嗑药的骗子”余波未平的情况下,爆出禁药丑闻,中国游泳队所有的辩白都将变得无力,声誉遭到重创之余,整个中国体坛的形象也遭到株连损害。

最重要的是,才18岁的陈欣怡,如果在全世界面前被证实与禁药有染,她的未来,值得担忧。这个年少的孩子,承载着一个国家的奥运野心,也承担着野心背后不可承受之重。其实,她令人同情。


文章摘自: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1MTEzMTg1OA==&mid=2651045907&idx=1&sn=67eec786acdaeb34f3244675c6a6d667&scene=1&srcid=0812nMdSeQuCulShRml45uCG&key=305bc10ec50ec19b212ac22682bf513fe65e36a6d407dcb46b99e6b5817acfed2eb9128ee558f8d567f5092406dfb998&ascene=0&uin=MjU4MDI3NzgxOQ%3D%3D&devicetype=iMac+MacBookPro11%2C4+OSX+OSX+10.11.1+build(15B42)&version=11020201&pass_ticket=OSncNNz8GG3RGIN8SrYwKF%2F63YjvfF9IFRTYRV51oWbS%2BN%2BsVFzsZCOVW4Y2QIhX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