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钢铁的生产会产生大量熵值

巴殷海报平

2017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巴朝军、殷海民联展

熵景观(前言)

郭广林

     地处安阳的殷墟,是开创中国以文字记载同期历史先河的三千六百年前的商朝遗址,大型国企上市公司安钢集团便坐落于殷商之地。

      初建十万吨产能的安阳钢铁厂,诞生于以阶级斗争为纲及大跃进年代的1958年,它是计划经济模式下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内容。改革开放后国家政策转为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借此经济方针,安钢已是年产千万吨、跨行业的钢铁集团,并于2001年成功上市。

      熵是热力学第二定律中的概念,能量在转换时分别产生有序与无序两种形式的能。有序是有效被利用的能量,无序则是无效、无法再利用的部分。相比之下钢铁的生产会产生大量熵值,固态气态液态的废弃污染物都是熵的体现。一方面钢铁是现代化建设的基础,另一方面随着中国雾霾天气的增多,钢铁生产越来越被妖魔化。现代工业社会巨大的能量流通,在建设世界的同时,也给世界带来相当的混乱。目前安钢面临“负债、去产能、亏损、环保、减员、减薪”的多重压力,其中的无序、无效及混乱都是熵值的体现。如果从能量转换的规律看,这种熵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巴朝军与殷海民同在安钢工作多年,他们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有摄影师的身份。在深知自己所在企业目前的困境,他俩把现实的无序与内心的无奈,予以自己的艺术感悟中,用恰当的摄影技术把现实进行艺术语言的逻辑转换。面对同样的工业景观,不同的人思维会不尽相同。艺术还不能很直接、很有效地作用于社会实践,但艺术的思维所展现的想象力,让问题的阐释或解决有了更多的希望。

    熵在从外界输入新的能量后,也会使无序的状态重新变成有序状态。 

展览地址:《熵景观》在平遥棉织厂 I 厅2号玻璃房   

熵海报1

废弃设计

***************************************************


2017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巴朝军参展作品

面对大设备的主观现实(前言)

郭广林

古代人类从青铜器铸造到冶铁术应用标志着一种进步;而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钢铁更是必不缺少的条件。从简单工具到坦克舰船、从厨房用品到航天器,无一能离开对钢铁的需求。在现代社会里到处是钢铁支撑起的人类生存的空间,一如钢铁的物理特性,钢铁就是当今物质社会的筋骨。

通过对铁矿石的冶炼生产出钢铁,由于铁矿石熔点高,钢铁生产需要大量煤炭,矿石与煤炭都是通过对地层的挖掘开采而得。

由于发展的需要,自工业革命后钢铁及煤炭的需求不断加大。无论开采挖掘还是冶炼及各种煤炭需求,都对原生态的自然环境带来相当严重的影像。有人考证过是雾霾成就了印象派,这种结论与欧洲工业发展的时间逻辑相符。几件艺术作品提供了人类工业化污染的历史证据,这倒是艺术创作的意外收获。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几个杜塞尔多夫的摄影专业师生,相继以西方大工业化生产遗存的那些“钢铁怪兽”为对象,对过去以“客观现实”的态度立此存照。尽管那些影像对“史学家们来说毫无用处”,看上去也如同乏味的“遗像”,但它却是从技术形式到题材内容上开创了一种典范式的摄影模式。

同样是面对大工业设备,巴朝军的影像一反贝歇师生客观性立场,竭力表达了一种主观感受,让这种感受对接当下社会的情绪。

三十几年前,中国的改革开放成了发达国家转嫁高能耗、低产能、污染严重低端产品生产制造的一个契机,这种转嫁为西方转型为主要生产智能与技术型产品及新型资本金融经济的社会创造了一个必要条件,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实质上是农业生产向工业生产的转型。经过三十几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众多的人口不再是红利,相对众多的人口无论从战略上还是需求上看,自然资源都是捉襟见肘。而这三十年的世界工厂角色,让中国付出了资源与环境的巨大代价。

就职大型国营钢铁企业的巴朝军说,企业面临着“去产能、亏损、环保、减员、减薪的多重压力”。他把并非只属于自己的一种群体情绪,代入了摄影创作当中。与贝歇师生们相继对准西方大工业化生产遗存的“钢铁怪兽”,以“客观现实”立此存照不同,巴朝军的影像一反贝歇师生们“不偏不倚、无利害关系的冷静态度”,竭力表达了一种“主观现实”。以这种“主观真实”把至少是他们钢铁企业所涉及的人群的茫然、惶惑、无奈,以很恰当的摄影技术方法进行了隐喻性的表达。

(深蓝色字为现场展览前言)

巴朝军作品

a

***************************************************

2017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殷海民参展作品

熵风景(前言)

郭广林

    熵本是热力学第二定律里的概念。通俗的讲,能量转换永远是守恒的,但能量的转换包含有效和无效两种能量,熵便是无效能量。

    从“熵风景”热气腾腾的钢渣、煤渣,可以直观地了解何为熵。袅袅而生的热气和废渣成为地球的冗余,是添加自然界熵值不可逆的消耗。殷海民面对炼钢产生的废墟,以传统审美的情趣,框定出中国水墨的图式,无论是整组影像,还是单幅的内容,虚实结合、“墟”幻转换;摄影师以无中生有的细节建构起符合中国人审美心理的“山水仙境”,而从真实的细节上不难发现“仙境”的假象。貌似辩证的观看之法,难以把正面的审美去化解负面的现实。现代社会的发展,就是一种能源和原材料不停的转换为产品的过程,随着这种转换,熵值一刻不停地增长;另一方面,生产企业无以扭亏为盈的局面,也是社会熵增的体现。把无解的现实带入徒劳的“审美”中,无论是无奈、还是聊以自慰,这应该是殷海民这组摄影作品传达的意图。

殷海民作品

16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