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不只是一个展览、也是一种探索性的家庭教育。这件开放性很强的作品,就像这个十岁的男孩,未来的路是多方向性的,未来的选择也是多重的。

《今年我十岁了》

创作:金海岸、金玉霖(父子)

策展:金海岸

屏幕快照 2017-09-19 上午1

2017平遥摄影大展金海岸、金玉霖参展作品简介

郭广林

    这本由一次性影像与稚嫩文字组成被包裹在黄绿封皮里的游记,我是最早看到的人之一。尽管那时内容还不丰富,金海岸就决定用它做一个展览了,并征求我的意见。我当时觉得海岸与孩子建立起的互动式教育很值得鼓励,其实验性与建设性的家庭教育实践很难得。但对这种文献性材料如何付之展览形式,我很茫然、也不看好它的效果。海岸却一直满怀信心,克服困难寻求与孩子一起进行观看性的社会实践。每次见面金海岸还会向我展示新内容、叙述新见闻,还要征求我对展览的见解。其实我对展览一直没感觉,只会反复说“要好好策划”。直到两个月前,当看到金海岸很富想象力的策划方案时,我感觉,这个展览从内容到形式金海岸做了极致的考量与设想。

      更早金海岸喜欢在周末带着不满十岁的孩子在北京的艺术区流连,如果有重要展览也会远足上海去参观,甚至在到英国旅游时把参观那里的博物馆、美术馆当作最重要的内容。尤其在16年仲春时,他们在以现代经营模式管理的某江南水镇参观一个当代艺术展时,孩子茫然于那些艺术作品的情景,让金海岸最终选择了带着孩子在社会上“行万里路”。一年之后,成就了眼前这件《我十岁》的作品。

    《我十岁》是大金带着小金,由固化的城市生活转向社会生活的视角进行的观看与记录。在此我们体会到一个“幼学”之年的男孩,面对社会、面对迥然自己常规生活的另一面,孩子的陌生、新鲜、疑惑、不解都被他一一拍摄下来、记录下来。孩子不会明白北京CBD的某个办公室为什么会与西部绿洲农业发生关系;为什么天津工业园区集中这么多先进制造业;为什么唐山地区集中了那么多的钢铁企业;为什么在将要举办冬奥会的张家口偏僻山村好像没人管理······这个笔记本犹如父亲给孩子打开的一扇门。俗话说,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父亲不想为孩子做更多的解读,也不想强加于更多的成人思维。孩子将迈入读万卷书的年龄,社会的问题我相信这个孩子自己会找到答案。

     这不只是一个展览、也是一种探索性的家庭教育。这件开放性很强的作品,就像这个十岁的男孩,未来的路是多方向性的,未来的选择也是多重的。恰如金海岸所说,不管孩子今后做什么职业,希望他的这个经历,能转为他自身的一种素质。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