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后来“扶清灭洋”的义和团扒铁路、杀洋人,慈禧乘兴对强国悉数宣战,反被洋人打得亡命西安。銮驾回京途中被人借机请上火车。这一趟亡命之旅,老佛爷终于觉得火车比轿子快捷舒服。这就是“敕造”京张铁路前中国的历史背景。

王嵬海报立体字副本

2017丽水摄影节参展作品

摄影师 谭锦棠(清)孙明经(民国)王嵬等

学术主持 鲍昆

策展人 崔景华 山海荫(郭广林)


一条逶迤艰难的路——王嵬田野考察影像文献展(原文)

郭广林(山海荫)

    受惠于美国教育家勃朗(Rev.SamuelRobbinsBrown)牧师,容闳成为第一位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容闳中美两国的生活经历及接受的美国教育,让他必然认识到,西方列强之强与中国积贫积弱的原由。向西方学习“要从娃娃抓起”,容闳提出派学生官费赴美留学,应该包含把中国建成欧美国家的目的,朝廷却是“师夷长技以制夷”。因守旧的观念,在四亿之众的中国却招不齐120名留美幼童的指标,还是到英国统治的香港才凑够人数。

    显然“遗其体求其用”是清廷的一厢情愿。西方的教育秉持资本主义人文精神,与中国专制落后迂腐的教育理念天壤之别。先进的思想、先进的社会,以及丰富的物质条件,留学生们不仅是乐不思蜀,其思想观念与朝廷的要求南辕北辙。最终召回留学生至少让中国教育上的现代化运动半途而废。

    在耶鲁主修铁路工程(土木工程专业)的詹天佑,是其中少数的学业有成者。

    早期中国铁路建设同样命运多舛。1865年英商杜兰德,在今北京宣武门外铺设约五百米的展览铁路,国人对车可迅疾如飞 骇为妖物,结果是 饬令拆卸1868年的《天津条约》中,清廷拒绝洋人在中国筑造铁路。1876年英美商人擅自修筑的吴淞铁路,因中国上下一致反对而被拆毁。1881年李鸿章冒用“马路”名义修建唐胥铁路,后因顽固派奏谏“机车直驶,震动东陵”不得不以马做牵引,真把铁路变成了“马路”。

    后来“扶清灭洋”的义和团扒铁路、杀洋人,慈禧乘兴对强国悉数宣战,反被洋人打得亡命西安。銮驾回京途中被人借机请上火车。这一趟亡命之旅,老佛爷终于觉得火车比轿子快捷舒服。这就是“敕造”京张铁路前中国的历史背景。

    一百多年过去了,留学和移民欧美变得趋之若鹜,中国高铁业已世界第一;西方现代物质文明不再称为“夷技”,很多人倒是在资本的景观社会里,耽于过度消费娱乐至死的亢奋中。跨越三个世纪的中国现代化道路,一如京张铁路穿越了逶迤、蹉跎而且艰难的历程。

    不要把《我的京张铁路》当作简单的视觉对比,它更像反省、反思的线索。勤政的雍正皇帝与被敬为现代启蒙思想家的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Johu Locke1632-1704)基本为同时代人,在位13年雍正总共批阅三千多万字的奏折,平均每天用软笔书写一千多字;而那些反对革新变法的卫道士,哪个不是苦读诗书、皓首穷经,但即便学富五车,哪个又能理解洛克的现代契约社会思想?法国的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以大众心理学研究为内容的《乌合之众》出版时间,与当时中国如火如荼的义和团运动几乎同步,不能想象中国传统文化会孕育出类似的社会学著作。延续了几千年的文明,不仅怠于发展与突破,而且面对先进的文明,厚重的传统文化反倒成为包袱乃至掣肘的阻力。这里不是否定传统文化,只是必须认清传统文化中的消极因素,中国文化本来是不断融合发展的结果,在新的时期中国文化更需要不断吸收新内容,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复兴。

   《我的京张铁路》这一展览或这套书籍是穿越了百年的创作,它是对中国现代化建设筚路蓝缕的开路者詹天佑们的一个接力、一个继承。相隔百年的两组影像,不是简单的视觉欣赏对象,它是不可或缺的两组历史文献的衔接与补充。

    作为适应现代文明而诞生的摄影术,它所秉持的现代主义立场,使它成为应用最广泛、最普及的媒介和最先进的文化形式,它的记录功能,不仅实时印证着现实社会的矛盾与问题,它更为历史文献的书写提供接近客观的佐证材料。

    感谢作为奠基者、开路者的詹天佑先生为中国现代化建设所作的贡献,感谢晚清摄影师谭锦棠先生为我们留下的这些珍贵影像,它是我们认知百年前那段艰难岁月,能接近第一历史最充分的条件;感谢九零后王嵬把自己的爱好变为一种知识、一种责任。眼前呈现的视觉文本既是历史的、也是今天的,更是面向未来的!有个中国历史人物讲过,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换句话说,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无论个人还是国家,只有尊重历史,才可能避免重蹈覆辙! 


注:因篇幅限制,上文有背景色的文字为展场删除的部分文字

DSC02673

左至右:崔景华、王嵬、山海荫(郭广林)

1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