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荆宏的影像有种对朝鲜难得“直接摄影”的写实成分······现代床具千姿百态,但土炕这种延续几千年的卧榻,被刘立昌影像中的那些人恋恋不舍······被唐浩武招致“麾下”的十几位摄影师,从各自的视角记录了正在走向消亡的传统市井空间形态,让这个以影像汇集的市井风情集结号,越发感到像一个传统市井空间“最后的绝唱”。······二十几年的人民公社运动,极大地妨碍了中国农业经济发展,甚至很多地方农民的温饱都成了问题。

接上:2018/1/6《2017平遥摄影展的观看与思考》(1)

DSC01144

摄于2017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期间


2017平遥摄影展的观看与思考(2)

郭广林

    中国吉林摄影师荆宏的《半岛》(“罗先的日常生活”)也被安排在了A2展厅。凭着吉林省与朝鲜及韩国的关系,荆宏借助工作访问的机会,以两组对朝鲜及韩国的影像记录,为我们展示出同一民族在两种社会形态下的现实状态与精神面貌。后来在丽水摄影节时,荆宏与策展人将韩国部分去掉,只展出了在朝鲜“开发区”罗先拍摄的影像。确实,尽管并置能鲜明地显示出两种社会的不同,但作为曾经长期经历过“极左”运动的中国人,只展出朝鲜的影像不仅唤起我们的回忆与反思,而对比在我们内心是油然而生的。

    我们知道,外媒对朝鲜的一切报道都面临重重困难,即便被允许采访大都也是被安排的假象。所以,很多摄影记者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只是拍到了一些隐喻性与象征性的影像。罗先位于中朝俄三国交界,是朝鲜政策允许相对“开放”性的特区,几方面的特殊关系,让荆宏的影像有种对朝鲜难得直接摄影的写实成分。策展人蒋蕾写道“罗先位于三国交界,是一个类似深圳的经济特区。它是神秘“邻居”观看世界的窗口,同时也是一个被观看的对象。”毋庸置疑这个“特区”并不代表朝鲜全境的生活状况,甚至只代表在贫困的社会主义朝鲜上的一块“资本飞地”。但围绕强烈、强大的政治、权力符号,所导致从环境到人显露出的特殊神态或者说特殊的气质,至少让我内心对自己所处环境由过去变化到如今有种欣慰,甚至不乏猎奇与觊觎的观看心态。哈耶克说:“如果所有的生产资料都掌握在一个人手中,不管这在名义上是属于整个‘社会’的,还是属于一个独裁者的,谁行使这个管理权,谁就有全权控制我们”。(《通往奴役之路》)

    朝鲜落后的现状是权力借以实现某种乌托邦的理想把国家变为“家天下”、社会制度倒退的结果。

WechatIMG37

《罗先的日常生活》图1 摄影 荆宏

WechatIMG43

《罗先的日常生活》图2 摄影 荆宏

WechatIMG39

《罗先的日常生活》图3 摄影 荆宏

WechatIMG34

《罗先的日常生活》图4 摄影 荆宏

WechatIMG41

《罗先的日常生活》图5 摄影 荆宏

WechatIMG47

《罗先的日常生活》图6 摄影 荆宏《罗先的日常生活》照片均由荆宏提供)

中国产的汽车,汽车烧的油很大成分也来自中国,同样与中国山区公路无异的场景,但强权背景下的紧张氛围也是毋庸置疑

    朝鲜与韩国同属一个民族,如今的差别的根本原因还是如哈耶克所说:“私有财产制度是自由的最重要保障”( 《通往奴役之路》)。意识形态迥异的问题,还反映了因发展各异,社会文化形成了巨大差异。朝鲜目前现状与中国改革开放前基本相同,而韩国却因为一直受美国影响,经过几十年的社会转型,业已成为现代社会。不过韩国与日本一样尽管政治与社会生产的现代性比较彻底,但它们还是在具体的生活方式上保留了不少传统内容。比如日本很多家庭依然睡榻榻米,我们也从韩国影像上看到,很多家庭保留着席地而坐的传统。


    这次平遥柴油机厂露天展区,展出了生活在华北任丘油田刘立昌拍摄的当地民众围绕着传统土炕生活的影像。这在各类媒体广告天天蛊惑人们享用席梦思的舒适的情形下,看到居然还有那么多人热衷于传统的“热炕头”,这倒让我们反思该如何面对现代生活方式。

    土炕本是以生土为主要建筑材料中国北方传统民居中的标配,这一传统应该有几千年了。因为有土炕使得烧饭与取暖一举两得,并且土炕的优点是冬暖夏凉。所以,我们在刘立昌的影像里看到,在室内已经不乏现代设施与陈设的家里,依旧保留土炕这一形式。对于人而言是喜欢享受的,所以资本才会变本加厉不停创造新奇商品诱惑人的消费。现代床具千姿百态,但土炕这种延续几千年的卧榻,被刘立昌影像中的那些人恋恋不舍,从影像里看出他们绝大多数的生活条件不是买不起市面上出售的床具,保留传统土炕一定与适应性、便捷性、经济性、地域性有关。生土建筑在任何建筑中是最环保的,生土建筑一旦废弃降解极快。

1

《土炕》图1 刘立昌 摄影

2

《土炕》图2 刘立昌 摄影

7

《土炕》图3 刘立昌 摄影

10

《土炕》图4 刘立昌 摄影

14

《土炕》图5 刘立昌 摄影

16

《土炕》图6 刘立昌 摄影(《土炕》照片均由刘立昌提供

屏幕快照 2018-01-07 上午12

《土炕》图6 展览现场(右一为刘立昌)

    据摄影师刘立昌讲,现在这些使用土炕的都是些中老年,年轻人的卧房基本上都用现代床塌。

    像日韩这样的现代社会在接人待物、衣食住行上依旧保留很多东方传统,也是不无道理。人类发展就是对传统扬弃的过程,当今中国无论是讲发展,还是谈复兴,对传统文化一定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一定要意识到中国传统文化很多内容对现代社会发展起到的是掣肘甚至是反动的作用。


    费孝通在其《乡土中国》中讲,中国是一个面对面的社群。在平遥柴油机厂A3展厅,无锡策展人唐浩武集中国大江南北13位摄影师拍的中国多个城市里老城区的纪实摄影作品联展,会让我想起费孝通这本著名的社会学著作里的很多论述。

屏幕快照 2017-12-07 下午11

《市井方言》图1 展览现场

    唐浩武在《市井方言》的前言中写道:胡同、巷子、弄堂是各地对传统居民区中街巷的不同称呼。在那里屋舍相连、门户相对、声息相通,老街小巷作为市井文化的物理空间,以及传统生活方式的公共空间,人们在此毗邻而居、生息繁衍,数千年来演绎着家长里短的人间悲喜剧。每个群体所栖居的空间样态都是自身文化形态的体现,传统中国社会流动性极差,地域的封闭性很强,而屋舍相连、门户相对、声息相通,老街小巷仄逼的空间,使得中国社会形成了一个个所谓相对的亲密社群。而这种亲密社群的特点在我看来,正像费孝通在论文字下乡里所讲:熟人中,我们话也少了,我们‘眉目传情,我们‘指石相证,我们抛开了比较间接的象征原料,而求更直接的会意了不但文字是多余的,连语言都并不是传达情意的唯一象征体系。如此,是不是也造就了古代中国文盲多的原因之一。综合看,传统物理空间的市井衰落涉及到发展需求和经济等多方面,但传统市井文化形态主体的文化素质低,使得这一群体缺乏诉求坚守传统生活空间的基本条件。另一方面传统市井建筑不具备现代社会私密性要求,如:相互住房缺乏隔音效果、群体共用的茅房;还有市井建筑格局的容积率低,不适合城镇化发展的要求等等,一切都使得传统市井空间越来越萎缩、甚或被淘汰的原因。不止城市的传统市井空间渐渐被高楼取代,就连很多地方农民都“被上楼”去生活。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善一些传统文化习俗肯定会随之消失。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就是自身文化的改良过程、文化兼容并包的再造过程。在这些摄影师的作品中,我觉得谭秋民的《家庭祭祀》(市井图4、567)更丰实、更鲜明,从市井纪实摄影中又开掘出一种地域性的文化题材,《家庭祭祀》不仅包含传统社会的民俗文化,也对现今落魄的市井民情展现得很有深度。总之,被唐浩武招致麾下的十几位摄影师,从各自的视角记录了正在走向消亡的传统市井空间形态,让这个以影像汇集的市井风情集结号,越发感到像一个传统市井空间“最后的绝唱”。

屏幕快照 2017-12-07 下午11

《市井方言》图2 张北市井之一 摄影许宝宽

屏幕快照 2017-12-07 下午11

《市井方言》图3 郁胜文作品拍的武汉市井之一 (照片由唐浩武提供)

屏幕快照 2017-12-07 下午11

《市井方言》图3 唐浩武作品无锡市井之一 (照片由唐浩武提供)

屏幕快照 2017-12-07 下午11

《市井方言》图4 谭秋民市井作品之一(照片由唐浩武提供)


1506305245554271

《市井方言》图5 谭秋民市井作品之一(照片由唐浩武提供)

1506305243640803

《市井方言》图6 谭秋民市井作品之一(照片由唐浩武提供)

1506305241241285

《市井方言》图7 谭秋民市井作品之一(照片由唐浩武提供)


    说到消亡,让我想到了此次摄影展上《人民公社》这件作品。生活、工作在广东的业余摄影师方小马,在棉织厂独立空间展出的集自己多年努力,在中国各地拍摄的以人民公社为题的半文献式的影像作品。中国从1958年实行的人民公社运动,是把还处在农耕社会的中国农民组织起来,以期尽快实现共产主义的一种乌托邦组织形式。无疑,在一种的指导思想,二十几年的人民公社运动,极大地妨碍了中国农业经济发展,甚至很多地方农民的温饱都成了问题。所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央取消人民公社的决议,也是共产党恢复实事求是作风的体现。

    在《人民公社》展览现场,我向方小马咨询了这一作品从创作到策划为展览的过程、经验与方法。方小马毫无保留地给我介绍了整个过程,并告诉我他的这个作品并没完成,闻之顿感欣慰!在现场我也知无不言,对《人民公社》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与建议。方小马凭一己之力,在最近几年独自在中国乡村里走访,并查阅了不少相关历史资料,也尽力去寻找更多人民公社时代留下的烙印,以期将自己的影像考察变为一个历史文献。而从展览中,我也有另一方面的感受,就是人民公社相关的资料、数据内容不丰富,有部分影像画面展示得更像时下的新农村建设。我建议方小马,既然此作品还没完成,那么今后不要把摄影当回事,不如开始以人民公社为对象的研究工作,把摄影只当做记录媒介工具,把重点放在研究人民公社这段历史上去! 

DSC00812

《人民公社》图1 作者 方小马

DSC00805

《人民公社》图2 作品之一

DSC00800

《人民公社》图3 作品之一

DSC00804

《人民公社》图4 作品之一

DSC00806

《人民公社》图5 作品之一

DSC00801

《人民公社》图6 作品之一

   


未完待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