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基因不但决定了我们的生物形态,还帮助塑造了我们的本能,包括我们的社会性和很多其他个体特性”——爱德华·威尔逊

接上2018/1/7《2017平遥摄影展的观看与思考》(2)

3

摄于2017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期间


2017平遥摄影展的观看与思考(3)

郭广林

    方小马本是企业高管,另一个身份是摄影师,我希望他未来把自己变成一个有关“人民公社”的社会学者。这种情况就像前些时候鲍昆先生曾讲,跨界是过时的概念。就像艺术界和摄影界总喜欢谈当代,无论当代这个词汇所代表是的一个理念、一个主张、一个噱头,还是跨越时代风格称谓,我理解其本质上就是在一个知识与信息以乘方的数量不断累加的时代里,技术越来越被人工智能取代,作为个人尤其艺术家,如何让自己在当下把知识与信息进行统筹与优化,并有效地作用于行为操作上,对现实的问题与矛盾提出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一切最大的效果就是尽量在社会上发挥有益的作用。


 莱昂1

摄于2016年平遥影展期间 马库斯莱昂以一组有关全球化题材的影像参加平遥影展的部分作品


    2016年的平遥大展上,著名策展人阿拉斯戴尔在其策展的《家天下》里,马库斯莱昂是其中的参展视觉艺术家之一。他当时那个涉及全球化的一组宏观影像作品给我很深的印象。所以,今年我在《我们是巴西人》的展场上遇到他,并对他展示手机里他上年的那个作品时,让他马上增强了与我聊天兴趣。但由于语言隔阂,即便有翻译因为涉及到相关专业范畴,还是不能更深入地了解与他作品相关的一些问题。

DSC09981

《我们是巴西人》展场与作者相遇,我向他提起16年展出他拍的有关全球化的作品,为此拉近我们之间谈话距离。

马库斯莱昂还告诉我他身体中有挪威人的基因。我问有“维京”人基因吗,周围懂英文的都不知道“维京”的英语单词如何拼写


    《我们是巴西人》与其说是摄影作品,不如说是利用分子生物学的基因检测技术对环巴西边境线(巴西人图1)进行的社会性人种谱系抽样调查结果的展示。据莱昂介绍,这个作品中参与的104人都是招募的志愿者,总共支出50万美元的费用,由相关机构提供。因为莱昂曾在联合国相关机构及其他国际公益组织工作过,所以我最终没搞清楚,这个作品到底是以某国际机构的一个人口调查的项目为基础组织的展览,还是莱昂以个人创作名义寻求的资金支持。

    组成《我们是巴西人》这一作品最基本元素其实很简单,104个人,每个人同样的两张纸,一幅站立的人物肖像照片,以及一张印有此人不同基因组成的饼状统计模型与其基因在全球的地域分布图纸,此图纸还担当着二维码的功能,只要在手机上安装上一个软件,扫描对应的地图,一切信息便可在手机里显示出来。尽管整个作品除了外面的大幅海报标示着“我们是巴西人”的中文,余下是没有翻译的英文与葡萄牙文注释,艺术家所要传达的内容基本一目了然。不过,由于对人类起源的关注,当时因没专业翻译,作品上面显示的人基因组成信息,就个人而言还存在一定困惑。

图片 1

《巴西人》图1、志愿者分布于环巴西边境地区


    就我所知,当今人的基因检测包括祖源、遗传风险与特征等项目。一般情况下人们进行检测的目的,都是了解自己基因是否存在罹患某种疾病的风险。除非怀疑自己的身份,一般很少为祖源专门去进行基因检测。而《我们是巴西人》的基因检测的结果恰恰是为了探寻每被检测人的祖源。另外,严格的说人类起源于非洲东部一个叫“奥杜威峡谷”的地方。换句话就是——我们每个人身体都包含某一种相同的非洲基因。曾读到一位“汉人”写的叙述自己如何进行基因检测的文章,作者的检测结果标明身体内有0.68%的非洲基因(巴西人图2)。

    但是,在《我们是巴西人》这个作品里,第一组图片上的那位黑人女子,身体内包含13种基因(巴西人图34),也是104人里身体内人种基因最多的,13种基因涵盖了地球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陆。而第二位一个亚裔女子,身体内却只包含一种“蒙古人种”的基因(巴西人图56);还有一个女士只有欧洲的基因(巴西人图78)。这又是不是证明人类是多地起源、平行演化而来?还是因语言不通,无法与莱昂深度交流!希望专业人士答疑解惑,敬候指教!

屏幕快照 2017-12-08 上午11

《巴西人》图2、笔名“23魔方”的身体基因组成表,这位汉人身体内有0.68%的非洲基因。(图片下载网络)


DSC09873

《巴西人》图身体内包含13种基因


DSC09873a

《巴西人》图4、身体内包含13种基因


DSC09874

《巴西人》图只包含了单一的亚洲基因


DSC09874a

《巴西人》图6、只包含了单一的亚洲基因


DSC00346

《巴西人》图此女士身体只包含了5100%欧洲基因


DSC00346a

《巴西人》图8、此女士身体只包含了5100%欧洲基因

 

DSC09976

《巴西人》图9 一个身体包含有非洲、欧洲、美洲11个基因身着日本和服的白人


DSC09976a

《巴西人》图10、一个身体包含有非洲、欧洲、美洲11个基因身着日本和服的白人

 

   生物学家爱德华·威尔逊说,基因不但决定了我们的生物形态,还帮助塑造了我们的本能,包括我们的社会性和很多其他个体特性。但一提及基因,很多人总会神经紧张,这是因为对转基因的恐惧。其实人类是离不开转基因的,比如人类的进化本身就是基因不断改变的结果,还有动物的进化都是因自身基因的改变,以及人类耕种的各种农作物,从野生到驯化也是经历基因的转变。自然的基因改变基本是在同属、同类、同科随环境变化而缓慢进行的,而当代的基因技术属于生物科技、是人工干预生物的生理性质,使其发生偏转的结果,其目的呈现也是多元化。

    关于以基因为条件创作的作品,《我们是巴西人》是我见到的第二个。第一个即是李朝晖在2016年平遥摄影展上展出的《大体·转基因》。莱昂的作品是以视觉艺术家兼社会学者或者公益人士身份,展示了应用某一项基因技术的社会实践结果。而李朝晖以一个分子生物学专家的身份,给我们展现了基因技术对动植物的作用,或者说目前通过基因技术可以使生物发生怎样的变化——转基因技术能做什么。

    至于基因技术的应用对人类及物种会发生怎样的作用、是坏还是好,因为背景的复杂性,到如今还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转基因食品对人或其他物种的作用,不是短时间可以通过实验得到的,即便如此很多转基因产品还是充斥着我的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就连我们每日所用的洗涤用品的生产,都涉及对转基因的应用,据说 少了转基因,洗涤剂也会不够力,连衣服都洗不干净。在现代洗衣剂生产中,都添加一些容易去除污迹的脂肪酶与蛋白酶等生物提取物。而这些酶制剂如果只靠野生菌中提取,远远满足不了需求。所以,必须借助分子生物学技术,对所需酶的基因进行分子改造,使其异源或同源重组表达以有效提高酶产量。而前些时候有一条消息说,加拿大有关机构对一种申请了25年的转基因“三文鱼”批准可以上市。对于一般人而言,我们既不是分子生物学者、也不是科学家,更不会自己对转基因农食品进行安全检验,所以,有关转基因应用、尤其转基因食品提供给社会食用前,一定要凭着严谨的科学研究、检测以及良心进行操作。

    莱昂与李朝晖他俩主要通过照片让一般人多少感受到了基因技术,莱昂的《我们是巴西人》是人类社会学对人种的统计,人种的不同是基因造就,所以利用基因检测技术完成统计结果。李朝晖《大体·转基因》是基于科学方法,展示了对生物进行的基因技术实验结果。他们殊途同归都主要以摄影的公式化技术、再适当地辅以多媒体技术,以当代艺术的面目“集结”在了摄影展上。在此,摄影本身并没僭越它的工具属性,摄影对这两件作品充当一个纯粹的媒介作用,意在把人类学及科学的真实信息尽量进行准确的陈述。

    对于一个比较信奉科学主义的人来说,莱昂与李朝晖的作品我更喜欢《大体·转基因》,围绕当今对转基因应用越来越突出的问题,李朝晖利用自己掌握的分子生物学知识,为大家展示了对生物进行基因技术改造的结果。转基因应用无论与否,《大体·转基因》起到了对社会进行分子生物学知识的普及作用。

    我关于转基因问题的言论希望得到专业人士指教,在此欢迎就转基因问题进行严肃的讨论。


  朝晖2

《大体·转基因》图1 对拟南芥进行“基因敲除”“转基因”等基因技术后的生长形态(照片李朝晖提供)

此《大体·转基因》曾参加2016年平遥影展


朝晖3

《大体·转基因》图2 对水稻进行基因敲除后的生长状态(照片李朝晖提供)

此《大体·转基因》曾参加2016年平遥影展


朝晖1  

《大体·转基因》图3 对小鼠通过“基因敲除”“转基因”技术诱发疾病(照片李朝晖提供)

此《大体·转基因》曾参加2016年平遥影展


朝晖

《大体·转基因》图4 对斑马鱼分别进行“基因敲除”“转基因”等基因技术改变后的状态(照片李朝晖提供)

此《大体·转基因》曾参加2016年平遥影展


朝晖6

《大体·转基因》图5 观众表达对转基因的支持反对与中立三种态度(照片李朝晖提供)

《大体·转基因》2016年参加平遥影展期间的统计结果之一


朝晖5

《大体·转基因》图6 观众现场签名(照片李朝晖提供)

《大体·转基因》2016年参加平遥影展期间的统计结果之一



未完待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