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自持中摄协的人就假装不正眼看人傲视一切,如此无耻无能之辈还舔着脸自诩,“名气大人脉广文笔好”,常见不要脸的,吆喝自己不要脸的人真少见。

接上2018/1/10《2017平遥摄影展的观看与思考》(4)


未标题-1

摄于2017年平遥影展


DSC01138

摄于2017年平遥影展撤展之后,品唐依旧


未标题-r

摄于2017平遥国际摄影展,按版权保护规则销毁的展览作品


2017平遥摄影展的观看与思考(5)

郭广林

    2017平遥大展期间,我在评委们聚集评选的那个院子里下榻。对摄影及艺术的评奖我向来不太支持,所以我并不关注评选进程。但我知道,评选那两天评委们几乎通宵达旦,有一深夜平遥的宣传部长特意前来慰问。据后来参与评选的一个评委对我讲,2017平遥大展的评选程序很公正,但那个大奖评选结果他并不十分满意。

DSC00831

摄于平遥鸿鹄客栈


    我也不客气地当面对获奖后喜形于色的阿音说,你的这组影像拍得有感觉、我也喜欢,但若说获得大奖,凭你从创作到展览所表达的思想可以说名不符实,如果是十年、二十年前,你拍的这样作品获奖我说不出什么。但以时下的社会现实语境、及当今摄影创作的当代趋势看,你的“蒙古马精神”既是对现实的脱离、也从风格与观念上拉低了今年平遥的水平。

    我说的非常坚决,阿音听得非常失落、非常抵触。

WechatIMG181

蒙古马精神图1 阿音送的《蒙古马精神》画页


    我喜欢阿音这个《蒙古马》,是去掉“精神”的“蒙古马”。阿音的“马片”确实要比2014年同样获得大奖,那个只注重于单纯的影像观看,在主观上给人装腔作势的“马片”要富于生命力。但是,阿音的“蒙古马精神”依旧停留在已然被质疑、被诟病的宏大叙事,或者说借物抒情的方式方法上,不免让我觉得这种蒙古马的“精神”纯属虚火上升、不切实际。现在的人性都渴望声色犬马,喜欢抢着要吃鸡肉的,这“精神”就成了有鸡汤味的鸡精汤。尽管阿音照片拍的不错,但为了“精神”而“精神”,以旧思维、不完整、片面当作叙述体系,对一种动物进行枉然的道德拔高。最终使得无论摄影师还是影像艺术气质反而看起来先天不足、更类似于一种宣传格调。


    自从开始注意中国的动物或生态摄影题材,发现早年间的奚志农先生借助摄影参与到动物保护工作中、以影像投身于生态保护事业。而2016年平遥大展上《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极》那一组影像,具备了一定开创性的动物摄影。这组作品首先以特定地域为隐喻,对生存在极端地域环境下的动物为拍摄对象:肉食北极熊、游禽帝企鹅、草食藏羚羊——在常态下的艰难生存状况及人类发展和自然栖息地之间矛盾的视觉记录,既让人们从视觉上体会野生动物在自然界求生不易,也以影像方式对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资源发出呐喊。之所以说富于开创性,摄影师不仅在题材拍摄上具备科学系统性,更在于生态保护上的责任意识与身份的自觉转换。

未标题-g

角落里的生命图1 摄于2016年平遥影展《角落里的生命——生息在地球三极》展览现场


    另外河南郑州的杨旭东,在自己的职业以外还是一位保护鸟类的公益人士,同时是一位鸟类摄影师。2016年杨旭东在三门峡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展上展出了《生灵之间的对话》(点击书名号内文字打开链接)初在展场看见这个画意十足的作品,尽管小杨很诚恳守在展位前,但墙上的作品让我没一点与小杨认识的兴趣,只在他背后拍了一幅照片。(生灵之间的对话图12)后来得机会相识说上了话,才发现杨旭东是一位认真、负责、有行动的一直从事保护鸟类工作的公益人士。他不仅常在当地媒体上发一些鸟类科普文章,尤其可贵的是发起参与保护迁徙到郑州繁育幼雏的崖沙燕工作,并卓见成效(崖沙燕图1-4)。闻之我便问,崖沙燕的遭遇有照片吗?当得到肯定答复后我说,应该把反映人与自然生态之间矛盾的作品展示出来,这些画意东西太乏味   

    2017年三门峡影展上,杨旭东展示了一组由姜健为其策展的关于笼养鸟摄影作品(鸟儿的空间图1),作为一位爱鸟人,以这组影像包含了他对养鸟为乐的传统文化习俗的批判。 

DSC02487

生灵之间的对话图1 2016三门峡野生动物影展杨旭东《生灵之间的对话》展位前


未标题-3

生灵之间的对话图2 2016三门峡野生动物影展杨旭东《生灵之间的对话》作品(图片杨旭东提供)

杨旭东告诉我,他的《生灵之间的对话》被国展收藏了。中摄协喜欢“好看、美丽”的照片、喜欢“诗情画意”的图片


WechatIMG50

崖沙燕图1 崖沙燕每年的四月都会来到中原大地,找新鲜的土基面,挖洞育雏(图片杨旭东提供)


WechatIMG37

崖沙燕图2 崖沙燕每年的四月都会来到中原大地,找新鲜的土基面,挖洞育雏(图片杨旭东提供)


未标题-2

崖沙燕图3 崖沙燕每年的四月都会来到中原大地,找新鲜的土基面,挖洞育雏

据杨旭东讲最早发生过工地为赶工期,将崖沙燕一并活埋的惨剧

杨旭东以“河南省野生鸟类观察学会”名义联系相关机构,对每年4月迁徙到郑州附近的崖沙燕实施保护。(图片杨旭东提供)

 为此很多工地都会延长工期待崖沙燕育雏结束飞离后方可动工


未标题-4

崖沙燕图4 崖沙燕每年的四月都会来到中原大地,找新鲜的土基面,挖洞育雏(图片杨旭东提供)

   

 网开一面》(点击书名号内文字打开链接

未标题-f

鸟儿的空间图1 杨旭东2017年三门峡影展作品


    应该还有很多富于知性和责任的动物摄影师投入到具体的动物保护工作,其中不乏自己的身份或职业就是从事自然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平时他们就是对着大自然拍摄,摄影只是他们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而这样的影像更富于生态摄影的价值,只是这些没有“摄影师”头衔的生物工作者、动物科学家,或者保护区工作人员,他们的影像文件还停留在工作文件或文献阶段,只是还没赋予传播和示人行为。


屏幕快照 2018-01-22 下午7

奚志农组织的中国野生动物摄影训练营(图片来自网络)


    要想做一位合格的生态摄影师,除了摄影的专业性,更要对生态知识始终保持求知欲,另外就是牢固树立保护生态理念的责任意识。遗憾的是,时下的大部分动物摄影师,拍摄动物的心态还是像时尚摄影师拍T形台上的模特,以单纯的观看、追求所谓动物形态“美”为目的,那些所谓的动物照片与真实的动物生存和生态环境关系不大。更有甚者为拍到动物的“精彩瞬间”,不惜对动物正常的生存进行干扰,乃至对动物进行伤害。

    因为拍照的娱乐功能,无意对举着相机进行游戏、消遣的行为指摘。其实,无论中外大部分拥有照相机的人都想拍“好看”的照片。但由于文化、教育等原因,中国尽管拥有一个庞大的摄影爱好者基数,却不能孕育相当数量高水平的摄影师,当然也包括动物摄影师。

    “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展” 从2016年开始至今已举办过两届,从规模和水平上看,在自然生态摄影类别里,三门峡举办的应该是国内规格相对最高的摄影展。两届我都前往参观,尤其第一次参观的时间最长,还与几位国外生态摄影师进行了较广泛深入的交流。

    期间,我曾毫不客气指着《角落里的生命》其中一幅可可西里荒原上散落着藏羚羊累累白骨的照片,对外国摄影师说:“对藏羚羊的杀戮,究其根源是你们西方的消费文化导致的,因为西方奢侈品名单中的‘沙图什’(shahtoosh),让这些藏羚羊就成了牺牲品”。我让担任翻译的三门峡职院的栾老师直接翻译给他们,听了我说的话,国外摄影师在觉得惭愧的同时辩解道,以为羊绒都是从羊身上剪下来的。不止藏羚羊是西方奢侈消费的牺牲品,中国恶化的生态环境也与西方消费使得中国成了世界工厂不无关系。西方开创了现代文化,其中的消费文化却像毒品一样贻害无穷。

DSC02331

摄于2016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展

左边三门峡职院栾老师把我指责西方消费文化让藏羚羊受到屠戮的话翻译给了右边的两位加拿大摄影师,


    但不能否认国外的自然生态摄影,无论是对自然的如实记录,还是追求动物唯美瞬间,中国大部分野生动物摄影师表现得为之逊色。不只中国动物摄影师的思想意识水平有待提高,即便中摄协对生态摄影的认知水平也令人失望。

_AD10121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1 挪威摄影师 Lars Andres Dybvik作品之一


未标题-e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2 挪威摄影师 Lars Andres Dybvik作品之二


DSC02540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3 中国摄影师 白天鹅之一


DSC02539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4 中国摄影师 白天鹅之二


未标题-5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5 国家地理摄影师卡斯坦·彼得作品之一 

图注:探險隊員克里斯·漢萊恩正在探索第三層平臺上由新鮮熔岩形成的地面,在他身後是高度已經上升的熔岩湖。熔岩壩如果破裂,後果將不堪設想,他很可能無處可逃,而種種跡象顯示這種事情以前曾發生過。沸騰的熔岩湖泛著橘光,把周圍染成一片神祕的岩漿紅


DSC02526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6 国家地理摄影师卡斯坦·彼得作品之二

图注:提姆·薩馬拉斯的臉上寫滿緊張,因為追逐龍捲風不容任何失誤。在照片中這次成功的追風行動後,薩馬拉斯向攝影師卡斯坦·彼得坦承,他再也不想這麼靠近龍捲風。2013年 月 31 日,提姆和他的團隊遭逢大難:他們在奧克拉荷馬州開車進入自有測量紀錄以來最寬的里諾龍捲風,結果無一倖存。 


未标题-6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7 国家地理摄影师卡斯坦·彼得作品之三(拍摄于中国恩施大峡谷)

图注:探險隊在為期多日的攀登後,完成了恩施大峽谷中高 140 公尺的石灰岩峰首攀。這座岩峰是喀斯特地形的一種,從中間一分為二形成饒富趣味的煙囪狀,再往上形成最主要的塔柱。顯然不怕高的探險隊員席德·萊特站在岩峰上。


DSC02443

2016年三门峡影展图8 卡斯坦·彼得在三门峡展览现场,在他为已故好友提姆·薩馬拉斯拍的照片前。


    世界上最具权威的野生动物摄影大赛活动非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与BBC下属机构合办的“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简称WPY)莫属,这个权威在专业学术上的名副其实是毋庸置疑的。三门峡摄协主席孙振军先生两届影展都邀请了奚志农先生的“野性中国”,将其掌握的上一年WPY摄影作品带到三门峡影展上。201612月份在三门峡展出的WPY摄影作品,我曾于当年春末夏初在北京动物园的展览上参观过,在三门峡我又重温一遍。2017年三门峡展出的WPY摄影作品是新一届获奖及提名作品,我依旧观看得很仔细。不知是WPY组委会的规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当今这样的输出条件下,WPY摄影作品在中国展览上的呈现规模与方式显得美中不足,装帧粗糙、尺幅小,尤其在按一般展览规格悬挂起来后高度与镜框的反光影响了人们观看,尤其大部分小学生观看得很困难。瑕不掩瑜WPY摄影作品依旧是我看到的最好的反映地球生物多样性的影像作品,尤其信息齐全的图片说明上讲述的生态知识给我很深印象。2017WPY摄影作品说明较之上一年更加详尽,不仅有生态故事,还有摄影师拍摄的经过,以及一幅标有作品拍摄位置的世界地图,这样的学术与专业性的说明让人看了对生态知识一目了然。很多小学生尽管看图费劲,但图片说明的安放高度合适,他们不仅仔细阅读,很多孩子还认真抄写下来。

DSC02504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与BBC下属机构合办的“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简称WPY2016年作品

WPY作品图1 鹳的艺术

DSC02505

WPY作品图2 (2016年作品)鹳的艺术图注


DSC02513

WPY作品图3 (2016年作品)《松树先锋》


DSC02514

WPY作品图4 (2016年作品)《松树先锋》图注


DSC03098

WPY作品图5 (2016年作品)《雪景》(青少年摄影师:10岁以下组)


DSC03099

WPY作品图5 (2016年作品)《雪景》图注


未标题-d

WPY作品图7 2017作品之一“笛鲷的狂欢”(由于作品装框及透明板反光作品无法拍摄清晰)


未标题-b

WPY作品图8 2017作品之一“无脊椎动物”(由于作品装框及透明板反光作品无法拍摄清晰)

2017年WPY作品图注比2106年更人性化


未标题-a

WPY作品图8 2017作品之二“鸟类”(由于作品装框及透明板反光作品无法拍摄清晰)

2017年WPY作品图注比2106年更人性化


DSC04632

WPY作品图9 

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与BBC下属机构合办的“年度野生动物摄影师大赛”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简称WPY2017部分作品


未标题-1

WPY作品图10 (2016年三门峡影展现场)三门峡的小观众在仔细阅读、抄写、拍摄WPY摄影作品图注


    两届三门峡野生动物摄影展,中摄协都是位置排在第一的主办者之一。 作为中国“最权威”的摄影机构,我看在三门峡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展上只是行政权力上的“大佬”,至于真正的学术中摄协权威尽失。2017年三门峡影展分为两部分,除了“绿水青山·生物多样”主题展,还有一个上届“蓝色地球·温馨家园——入选作品”展, 经我核实“入选作品”的评选工作,是由中国摄影家协会相关机构亲自选出的。   

DSC04939

入选作品图1

DSC04939

入选作品图2 主办:中国摄影家协会  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由中国摄影家学会负责挑选首届(2016)三门峡影展入选作品


    国际野生动物摄影展有一个“铁律”,所有的野生动物摄影作品不可以用活物进行诱拍,以防止经人为而导致的动物间的杀戮而获得的非自然影像,对于声音等非原则禁止的诱拍一定予以说明,以便在传播中展示真实的自然状态。国际上的动物摄影评委和有经验动物摄影师对诱拍的野生动物影像都有一双的火眼金睛。在三门峡的“入选作品”展中有一幅由纪绍琴拍的名为“捕”的照片(入选作品图3、4),明显是以活兔诱拍获得。我在看这幅照片时,旁边一位动物摄影师指着这幅鹰隼捕捉兔子的照片告诉我,他自己也到过照片这地方去拍过,六百元一只的兔子是当地组织者特意为摄影师准备的。无论从照片的画面细节分析、还是野外拍摄的常识推理,这样的动物摄影存在明显的人为痕迹,传播这样的照片是对有悖自然生态法则行为的鼓励。可见中摄协的专家们对动物摄影的不专业表现,他们一定觉得这画面有趣、精彩,于是相当于摆拍的照片入了他们的“法眼”进阶入选作品之列

    与WPY摄影作品专业的生态知识性的注释相比,“入选作品”的每幅照片标签可谓“惜墨如金、表达精炼”,上面除了一个类似儿童文学一样的题目和拍摄者姓名以外其余皆无,看了照片的题目,知道的是摄影作品、不知道的还真会以为是少儿启蒙画册呢。看“入选作品”的画面几乎都是“好看、精彩、悦目”,这倒让我想起一位动物摄影爱好者的格言:“为美而感动、为美而存在”。我曾在动物摄影评论中讲过,那些动物瞬间“美”和“精彩”的照片无异就是人类社会的“明星照、婚纱照”,可以说就是“动物糖水片”。这样的画面不仅让人了解不到动物生存的真实状态,反而会让人对生态环境恶化的现状发生误读。 

未标题-h

美国国鸟白头雕的“两面照”。真实白头雕与白头雕的“明星照”

左图、为美国渔民、国家地理摄影师科里·阿诺德所拍偷食渔民出海所得的白头雕。右图、“威武矫健的”白头雕(网络图片)

   

DSC04934

入选作品图3 无论画面看还是常识推理,这位摄影师记录的属于非自然捕食


DSC04935

入选作品图4 入选作品说明牌


未标题-7

入选作品图5 左上《黄金通道》、右上《邂逅》

左下《细雨绵绵》、右下《小鸟找妈妈》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不管猪肉还是猪跑,总不能被人骂像猪一样笨。中国摄影家摄协的专家们但凡仔细观看一下2016年三门峡影展上国外那些优秀的野生动物摄影作品及展览形式,也不至于把“入选作品”搞得如此无知、无效、无意义。可以想见,负责评选的人既不懂生态摄影是怎么回事,其头脑里也没有起码生态观,至于生物共同体生物多样性资源这些事关当今环境问题的知识更是无从谈起。这是典型的为了评选而评选,没有责任心的应付差事。

    从摄影成了人的日常行为和对当今社会各方面无孔不入的影响看,摄影术表现得越来越成为一个超越艺术的媒体或文化工具。摄影术诞生的目的不是为了得到几幅雪月风花、缤纷好看的照片,让人拿着抒情宜性、有趣玩味去装逼。一百七十多年前摄影术的另一位研发者塔尔博特就说过,摄影更大的作用是为事实提供视觉证据。摄影术绝不是为了照片而照片、为了拍摄而拍摄。摄影术不是“国油版雕”等艺术形式,不要以这些艺术形式的尺度衡量摄影作品。

    摄影术存在的作用对中摄协的专家们应该是起码的知识,而专业的中摄协在很多专业性的活动中,表现得总是很业余的水平。一个行业里的权威不是因为你是一个体制,或者说这个体制里的人,而在于是否拥有知识体系,以及如何恰如其分的把系统知识应用于实践。

    想问一问中国摄影家协会,那个常设的理论部是干什么的,如果不能为摄协的一些活动提供专业学术支持,也不至于让一个无知无畏之徒,天天拿着与小学作文水平相当的文字充当博士论文嘚哔嘚哔的为你们代言吧。就好像他家祖祖辈辈都是皇上的佣人,动不动就以北京人自居、看不起外地人、也看不起体制外的人,自持中摄协的人就假装不正眼看人傲视一切,其实是媚骨十足的奴才而已。尤其卑鄙的是信口雌黄骂不要子嗣的人“绝户”,如此无耻无能毫无底线之辈还舔着脸自诩,“名气大人脉广文笔好”,常见不要脸的,吆喝自己不要脸的人真少见。也就仗着体制狐假虎威,这种人到了体制外也就是条丧家犬。是不是中摄协觉得正戏演得费劲、索性让一个脸大的小丑在台上现大眼;自己养的“弄臣”不管是争好名声、还是挣骂名,总归都是名声。


未完待续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