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只是我在捧着手机、费尽眼力注视方寸间的屏幕、认真聆听某些老法师们大谈“风光摄影”时,看他们在镜头前眉飞色舞的快感样子,我突然感觉长安摄影周论坛,俨然成了为一些老法师们提供八粒伟哥的风月场。在摄影题材里愈显落伍、越被边缘的“风光”,总被老法师们抖落出来肉麻一下,难怪有人喜欢把肉麻当有趣。好好的一个摄影周,最终让老法师们的自恋式发泄搞成了只谈“风月”的“秦楼楚馆”、难以涉及影像文化自顾自嗨的几场Party。

朱桦-月虹-20170211-Yosemite

月虹 摄影 朱桦


谈“风月”得快感

郭广林

昨晚东莞论坛主持人蔡焕松老师一上来就把《雪月风花近百年》说成“风花雪月一百年”。可以肯定蔡焕松如果读过《雪月风花近百年》也是一目十行看看热闹而已,从他后来作为主持人的表现,也能看出来他对《雪月风花近百年》缺乏起码的理解与思考,否则其中的话题太多了,但凡对文章有所了解,蔡焕松昨天在论坛上说的话也不会那样不咸不淡。或许他根本就没读过,至少在主持这场风光摄影的论坛前他没翻看一下《雪月风花近百年》。喜欢阅读的人知道,经典的文章常读常新!

没与《雪月风花近百年》作者交流过为什么文章题目把本来的成语“风花雪月”写为“雪月风花”。但我猜应该是“风花雪月”更容易与“风月场”发生联系之故。

在中国从事性交易工作是非法的,所以中国没有合法的红灯区。但却有统计说目前中国是性工作者最多的国家,曾经的东莞是不是中国内地最大的风月场,很多人心里都十分清楚。据说、只是据说,中国摄影界不乏好嫖者,也曾是东莞常客。其实嫖不嫖那也是个人权利,我一直支持每个人都可以在合法范围内追求自己的性权利,毕竟人的性生命远远短于人的生命。只是大家懂得“嫖事”也讲规矩,比如嫖资要自己付,否则就是让自己的老婆受辱。还是据说,摄影界就有贱人总喜欢为“权力、权威”操心“性事”,但凡有摄影界的“权力、权威”人士莅临,就会像太监伺候皇上一样献上美色。都说当今社会堕落得已没有底线,“权利和权威”面对美色一概笑纳,只是他们忘了,无论“权力”还是“权威”毕竟不是皇权,他们也不是一言九鼎的皇上,而讨好行贿者也不是负责给后宫洗澡的太监,您这样操别人买单的性工作者,就不怕被人笑话为老不尊或混蛋吗?

近来国家提倡生二胎,并且居然有人建议把做爱生子当成国家的事管起来,对生二胎与否要奖惩分明。在中国只有你想不到的新鲜事,没有发生不了的奇事、怪事。

当然,二胎对于曾经被进行生育管制的那些中国摄影老法师们,大多没了欲望,尽管生子欲望不大,找粒伟哥爽爽地做次爱的欲望,我理解这是人之常情。如果生理上无处发泄,找件别的事宣泄还没熄灭的精力,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发泄时注意遵纪守法、注意起码的逻辑常识。

罗大卫的《风面》负责是届长安摄影周的直播工作,做为好友为其捧场责无旁贷。只是我在捧着手机、费尽眼力注视方寸间的屏幕、认真聆听某些老法师们大谈“风光摄影”时,看他们在镜头前眉飞色舞的快感样子,我突然感觉长安摄影周论坛,俨然成了为一些老法师们提供八粒伟哥的风月场。昨天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有人发的议论此届风光摄影理论研讨会的微信聊天截图,其中也对老法师们在理论研讨会上大谈特谈自己的经验、经历而非理论,甚至有人把理论研讨会变成了自己风光画册的分享会感到不快。

在摄影题材里愈显落伍、越被边缘的“风光”,总被老法师们抖落出来肉麻一下,难怪有人喜欢把肉麻当有趣。好好的一个摄影周,最终让老法师们的自恋式发泄搞成了只谈“风月”的“秦楼楚馆”、难以涉及影像文化自顾自嗨的几场Party。

预报今天上午的《风面》是关于风光摄影“利器”Planit软件的故事。因为本人与朋友初步达成意向,由我和陈孝悦负责将在2018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为应用Planit软件拍摄的风景摄影师进行策展。为什么我会为风景或风光摄影作品策展,因为这些作品是应用数字化的“算法”而获得的。至于深层解释请看《风面》直播,或您亲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现场。


以下选登几幅我收到的参加2018年平遥国际大展《星月无边——算法与风景》(暂定名)的作品

朱桦-三仙银河-20170523-Bisti

三仙银河  摄影 朱桦


刘峥-LIU_9669-1

摄影 刘铮


朱桦-双子座流星雨-20171213-Valley of Fire

双子座流星雨  摄影·朱桦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