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张巍作为行使选举人权利的直选参与者,他把自己的责任赋予高度的热情,并且有意识的将自己参与选举的行为当作一个创作的过程,让挪用的三给村直选为一种观念的表达,这种社会性的思想表达富于的就是当代艺术的气质。

直选

1、本人为《直选》设计的海报


2018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张巍参展作品

直 选(前言)

郭广林(策展人)


摄影师张巍是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三给村的一位村民。

地处太原城乡结合部的三给村,于20179月开始拆迁。张巍的祖母于当年10月离世,老人的灵柩从断壁残垣的三给村上经过。而在当年的11月至12月三给村进行了第十届村委会的直接选举工作。

自从实行直选以来三给村已进行过九次选举,但这届直选之前无论是三给村的拆迁,还是张巍祖母的去世,凸显了一种象征意义:三给村传统的乡土社会格局已与村民渐行渐远,代之而来的将是三给村人渐渐被融入现代市民社会的形态里。

几千年来中国农民聚村而居,旧有的村落格局是中国农耕文化的体现。村与村相对孤立隔膜,而一村之内“人与人往来构成了网络状的差序”在这个差序格局里“亲亲也、尊尊也、长长也,男女有别,此其不可得与民变革者也。”这里讲社会结构的架子是不能变的。在尽是熟人的村中,有时人们的语言都是多余,相互之间一举手、一投足都会被对方心领神会。所以在生产资料不仅不丰富,甚至匮乏、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状态下,维持乡土社会秩序的是道德、家族、礼治、血缘、宗法。

随着中国步入商品社会,生产资料丰富的积累,伦理文化已然不能对现代社会秩序进行有效的制约,依托现代文明法理文化的建立也是必然。而村基层的直选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制度。从民主选举村委会、到生活格局的改变,以及人们对一切现代生活方式的掌握与依赖,这既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一次挑战,也是对中国文化的一次再造与丰富。

张巍执意对这届村委会的选举过程的某些环节以影像进行记录,并附加他保留的直选时的一些资料,予以整理使之成为现在这样的展览。就像他在参与选举时对程序与过程是否公正与公平进行自觉的质疑与监督,张巍作为行使选举人权利的直选参与者,他把自己的责任赋予高度的热情,并且有意识的将自己参与选举的行为当作一个创作的过程,让挪用的三给村直选为一种观念的表达,这种社会性的思想表达富于的就是当代艺术的气质。    



未标题-1

2、三给村村委会候选人与竞选结果的前后名单(一致)


DSC_9708

3、被拆的三给村


DSC_9688

4、被拆的三给村


YJH_3896

5、张巍的六奶奶去世后举办的丧葬仪式,按传统规矩灵柩要被抬回逝者生前居住过的村庄走一圈。


WechatIMG215

6、在三给村原址上即将建设现代住宅区


DSC06272

7、布展中


DSC06288

8、2018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平遥柴油机厂A1厅张巍在自己作品展览的空间留影


以下贴三幅题外的照片,因为离开今年的平遥大展后跟着朋友的车子转了一趟陕北然后回京,其中走了很长的国道而非高速,在路上却发现道路两侧的墙上和道路上方到处是各类“打黑除恶”的标语。为此我在想黑恶势力怎么兴起的,势力范围和规模是以村为单位的吗,有多少直选是被黑恶势力操纵的?

DSC07668

9、回京路上


IMG_20180926_141050

10回京路上


IMG_20180926_105820

11、回京路上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