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擅自作主将十几位朋友在微信上追忆赵俊毅老师的文字汇聚于此,以表达大家对赵俊毅老师的缅怀之情。或许本人疏忽漏掉其他朋友的文字,如愿意敬请朋友们把您的文字发给我,此篇追思文可随时进行编辑。

未标题-1

图1、2014年6月14日由赵俊毅作为发起之一,在中山公园举行的纪念中国第一个摄影展九十周年座谈会上


共同的追思


@路万江

悼赵兄

噩耗突至摧肝肠,

珠沉玉碎众友伤。

影史拾珠成大作,

不辍笔耕有谁忙?

赵哥的《中国摄影史拾珠》中的五十三篇文章及鲍昆老师为该书所作的序,我曾逐字通读,本来期待赵哥后续佳作的,孰料……

DSC01289副本

图2、赵俊毅与好友高古相机历史学者、收藏家路万江(照片李云鸿提供)


@许林

摄影史学者赵俊毅先生因大面积心肌梗塞不幸于今日逝世,终年65岁。赵俊毅先生一路走好!

我与赵俊毅相识仅不到一年半,是2017年12月纪念蒋齐生百年诞辰会议上认识的。一年半间,我们多次见面,互相微信,他给我的印象极好,是一个踏踏实实研究摄影学问的学者,沉稳,诚恳,热情,执著,与人为善,学养深厚,儒者风范……与他相识,是我的荣幸。下面5幅截屏图,是今年2月13-2月20日,我俩的部分微信,他发给我的图片,都是他摄影研究中发现的有关我的一点资料。举一反三,他对别的摄影界朋友,一定也是这样重视和处理的。好人啊!……


DSC_0065

图3、赵俊毅操作自己设计的超大相机(照片周欣跃提供)


@鲍昆

他的收藏量恐怕一般的图书馆也无法和他相论。

这真是一个不能令人接受的消息。老赵是这些年认真整理中国摄影历史文献并颇有研究建树的学者,他的离世对于中国摄影是个重大的损失。因为那些芜杂庞多的历史文献,目前只有老赵烂熟于胸,别人再进入,实非短时之功。此噩耗令人难过,此刻只能祝愿老赵西行走好,也望活着的我们,延续老赵的工作继续前行。

DSC05727

图4、2017年3月12日在赵俊毅家与鲍昆整理中国摄影文献


IMG_9712

图5、2014年6月14日在纪念中国第一个摄影展九十周年座谈会上与翁乃强及鲍昆


@张国田

听到俊毅离开的消息,心中非常难过。我是在第二十四届国展评选上看到他的作品并给了他评委推荐奖,后来又因为对老相机的共同喜爱成为朋友。

大隐隐于市,多年来,俊毅就是如此。他对中国相机的生产发展有着很深刻的认识,他对摄影文化的喜爱,对摄影历史文献的收集,都成为中国摄影史宝贵的财富,他的有生之年,为中国摄影史做了极大的贡献。

此时百感交集,唯愿君一路走好。。。


DSC00038副本

图6、在其策展的李晓麟相机收藏展上与张国田及李晓麟(照片李云鸿提供)


@周其岳

赵老师原本跟我是同行也是做小生意的,我们之间经常有交往常见面,后来他转行研究摄影史,也是他多年前的资料积累也是有心也是境界提高,提高了一大块。


WechatIMG110

图7、2018年初冬与好友路万江、周其岳、郭广林拜访“摄影人文教育与新媒体”风面与风面的罗大卫


@那日松

回忆给他编书的过程,老赵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

怀念老赵……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建立属于他自己的“摄影博物馆”……

DSC05682

图8、2018年春节与朋友拜访陈(勃)老遗孀丁(补天)老


@闹哥

1992年中国第一次老相机拍卖会认识了赵俊毅。后来,他在亮马河附近的一个市场开了老相机门店。说心里话,当时,我在人民摄影报,老旧相机方面的知识很少,基本靠咨询老赵和沈銘。每次电话咨询,不论时间早晚长短,老赵都是耐心的给我正确的答案。要知道,九十年代的网络并不发达,能有这样的知识,不能说是渊博,也是稀有。老赵从不藏私,我问他答,他还会告诉我,小陈,重点是这里……

再后来,老赵去了摄影器材城,开办了东方相机屋。我去摄影器材城的时候,老赵总是笑脸相迎,嘘寒问暖,在北京房价刚有抬头的时候,老赵说,小陈,快买房。那个时候,老赵依然是一位老大哥的姿态,照顾着我这个小兄弟心情。

昨日,突闻老赵离去,实在不可理解。心中暗想,难道老赵发现了什么摄影秘闻,老天要收走?

中国摄影史,没人敢说只是由照片和相机构成。

老赵所研究的摄影文献,一直是国内所欠缺的一块。为什么欠缺?我觉得是无利可图。

不管是什么原因,老赵做了一个梦,梦想他成为了中国摄影(照相机)收藏博物馆的馆长,为观众着急。

这是现实,无利不起早。

我刚才跟圈外人说:我一个刚刚要

享受名利的老兄突然离世了,谁都没有想到。我们还是别太心累,享受现在的生活,别为古人操心。

说起来,老赵就是在为古人操心!却没有得利!

赵俊毅兄千古!

 

IMG_6629

图9、2015年在五棵松器材城与朱(秀英)总


@宋大象(宋志鹏)

从郭广林老师朋友圈得知噩耗:摄影史学者赵俊毅老师因大面积心肌梗塞不幸于今日逝世,终年65岁。

赵老师对于中国摄影史文献资料不为名利持之以恒的广泛收集整理和开掘,以及他做出的的诸多建树,令我辈汗颜,诚如鲍昆老师所言:“赵老师的离世对于中国摄影是个重大的损失。因为那些芜杂庞多的历史文献,目前只有老赵烂熟于胸,别人再进入,实非短时之功”

于公如此,于私更是让我难以接受,赵老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无论在任何场合与赵老师碰面,赵老师每一次都十分关心我的近况,总是担心我漂在北京没个正式工作压力大不大,而且出于关爱给各种出谋划策,当年结婚拍照留念,去五棵松去买婚纱饰品相机,赵老师都帮我找熟人争取点优惠……聚会吃饭建议我尝尝这个,多吃点那个,还无数次想带着我们去天津吃正宗的天津早餐……点点滴滴无数回忆,无穷的温暖和持久关爱永存我心!十分震惊悲痛,赵老师一路走好……




屏幕快照 2019-03-22 上午10

图10、2017年3月11日与徐祎、鲍昆老师、宋志鹏在赵俊毅家讨论中国摄影史


DSC00953

图11、2018夏在石少华回顾展上与石少华之子石志民(照片李云鸿提供)

DSC05284

图12、2017年2月18日与前来北京商讨丽水摄影博物馆摄影文物文献展览的几位负责人及北京专家座谈


@老国产(丁春林)

2004年,我还不会使用电脑,也不会上网。买老相机,仅仅局限在济南、淄博区域。外地没有时间去,全靠电话联系。从大众摄影杂志上经常看到“东方相机屋”的消息,得知店主赵俊毅老师是非常著名的照相机收藏家,经常发表照相机收藏文章。那个时候,我经营一个音响小店,无暇外出,就慕名拨通了“东方相机屋”的电话,联系上了赵老师,并从他那里购买了一些照相机。尤其喜欢的是天津照相器材厂生产的“蓝剑SM950”旋转照相机,当时,我们没有见过面,买照相机都是先从银行汇款过去,对他有一种特别放心的感觉。我想,从电话的谈吐里就能够知道他的人品,他的为人处世原则。

就这样,我们成了朋友。而且知道了北京的赵俊毅,上海的赵振新是中国

著名的照相机收藏家。2008年他创建了《中国摄影文献网》,我经常去看他写的那些摄影史料文章,非常佩服他对中国摄影史料的研究和收藏。他著的《中国摄影史拾珠》一书,2013年由中国民族摄影出版社出版。内容是他经过对自己藏品的研究,用历史学家的办法进行对比解读,书中的许多发现和观点,是对前人记述历史的细节性还原,弥补了中国摄影史传统著述的部分疏漏,极具史学价值。我

马上买了一本,后来还给我签名,成为我的珍藏。

直到2017年天津的著名中国照相机收藏家李晓麟老师在北京世纪坛举办“中国相机收藏展”,策展人是赵俊毅老师,我们才有机会见面。而且一见如故,谈话投机,遂成为知心朋友。经他介绍,我又认识了蔡元、李云鸿、周欣跃等几位老师。那天我们和喜爱中国照相机的日本朋友陆田三郎先生吃饭,我突然想到没有带陆田三郎先生出版的图书让他给我签名。于是赵老师回家,把陆田三郎先生赠送给他的《中国照相机故事》日文原版图书送给我,并让陆田三郎先生给我签好名,感动的我不知说什么好。我回山东后,他还与我商谈在北京举办照相机收藏展的事宜,不收任何费用,并向有关部门举荐我,令我更加心存感激。

北京五棵松摄影器材城,可以说是中国摄影人的向往之地。我喜欢收藏照相机以来,最遗憾的是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参加五棵松摄影器材城每年举办二次的二手相机交流会。去年我在沈铭老师、赵俊毅老师的相约之下,决定去见识见识这个摄影人的淘宝盛会。期间,我有幸与五棵松摄影器材城朱秀英总经理、国家照相机械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照相器材专家钱元凯先生,见到了中华相机网的好多朋友。这次活动,说是照相机吸引了我,不如说是朋友们的相聚吸引了我。赵俊毅老师每每见到名家,先介绍给我,让我认识了好多久闻大名的藏家和专家。赵老师的热情让我难以忘怀,待我就像久别的亲人一样热情,让我有种回家的温馨。以前我们就是打个电话而已,但是,在我们的心里,却种下了友谊的种子。可见,爱好收藏的朋友都是友情为重,信任为本。

人生最美丽的回忆就是他同别人的友谊,因为友情,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孤单。今天更加难忘与赵老师这段美好的人生经历。

赵老师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您!



图13、2018年春节拜年时请教丁老早期摄协前身摄影学会事宜


DSC02168

图14、2019年春节与鲍昆、闻丹青等拜访丁老


@张巍(山西)

今晨,惊悉赵老师离世,心如坠石而落,不忍面对。回想去年此时留宿于赵老师家,请教攝影课题的情景,谆谆教诲余音绕梁。……赵老师走好。

 

IMG_9706

图15、2014年6月14日在纪念中国第一个摄影展九十周年座谈会上与金伯宏及金海岸


@蔡金铎

没有摄影博物馆、只有赵老师在天堂能圆梦了


DSC07520

图16、2015年夏季与河北许宝宽、郭晓军等


@卢北峰

2016年5月底,我在映画廊举办个展《生于八十年代》。开幕式那天,有一人找到我,向我展示手里的一份《北京青年报》,对我说,1992夏天你给我拍的照片和采访的文字刊登在这份报纸上,我一直收藏着。我竟忘记了,连忙一迭声地对他说对不起。这人就是赵俊毅大哥。从此我们有了联系。2017年,在赵大哥家,看到了他收藏的照相馆老式摄影座机,便决定从他手里收一台。赵大哥不仅给我攒了一台齐全的、能正常使用的摄影机,还开车在临近下班车流高峰时段把相机送到我家里,亲自将摄影机组装起来并教会我整个拍摄操作过程。我特别感动,对他说,这台座机就是我家的镇宅之宝。今年春节前还与赵大哥等各位我尊敬的师长一起欢聚。没想到赵大哥今天溘然长逝,令小弟痛彻心扉、哀伤不己。回到家,睹物思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只有合掌向南向天,愿赵大哥在天堂安好

2019.3.18


IMG_0098

图17、展示超大画幅摄影作品


DSC00293

图18、与朋友们在家里洗印大画幅作品,左至右周欣跃、沈铭、李云鸿(照片李云鸿提供)


@范志学(唐山“盐帮影会”)

这个春天还是与众不同,原本想波澜不惊的接纳了这温暖的季风,却怎么也想不到随着这风儿来得,还有你踏香西去重返瑶台的消息。这突兀的信息让我们目瞪口呆,赶忙和朋友们去验证,等打开朋友圈时看到大多是不相信是真的,可最后却是真实的消息,那个留下65载温暖岁月的你已离我们远去。这个时刻是2019年3月18日。你的名字:赵俊毅,我们称你为赵哥。

我们还约好五棵松的饺子和炸酱面那?我们还约好海边的大快朵颐那?我们约好你将镜头沉甸甸放在我手里;我们约好你的博物馆重回旧梦。这一切倏忽而过,来不及抹去的汗水却已和泪而下,撕心裂腹的哀伤让这个春季也有了迟迟的感觉。

书已收到,我们会慢慢的读。犹如和你的相处,宽厚仁和,笃定稳健。

我们会想你的,他们也会,一直想下去。你的背影已虚焦,你的言语已朦胧,我们只能站在彼岸,看曼珠沙华中你安详地踏香西去。


DSC01020副本

图19、与任曙林在一起(照片李云鸿提供)


@李云鸿

怀念挚友、好兄长赵俊毅。3月18日2点45分接了赵哥给我的最后一个电话,我也成了赵哥生前最后通电话的朋友。赵哥在我心目中德高望重,如果在情谊上对于最后的这一个电话我内心该有一点点欣慰,却让更多的悔恨、遗憾消解得一干二净。悔恨自己没有早早提醒赵哥身边备好救治急性心梗的药品、遗憾赵哥英年早逝他对中国摄影史孜孜以求的那些知识谁人填补。

本来约好19日中午一起吃饭,18日下午2点45分突然接到赵哥打来电话说“我身体不舒服发闷身体出汗。我一听,这是典型的心脏发病症状,我说你家里有药吗?他说没有。我说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到,千万别躺下。 几分钟后,我跟着又打回一个电话,跟他说你赶紧打120、999。他说不用,我能坚持,我门没锁你直接进来就行。十分钟后我和赵公子不约而同赶到楼下,喊人把一楼电子门锁打开,跑上楼时赵哥躺在地下已不省人事。我用尽自己掌握的抢救措施,加之后来赶到的急救人员,前后抢救了40分钟,还是没把赵哥从死神手中夺回来。

无法相信的事实,咫尺相距、生死相隔,往事历历在目——

因为对摄影共同的喜欢,又因为我与赵哥住的较近,自从认识后我俩的关系越走越近,赵哥年长我两岁,他平时待我也像照顾自家亲兄弟一样。我俩一起乘地铁,赵哥知道我心脏做了支架,总是先给我找座位,如果只有一个座位,赵哥肯定站在边着,还宽慰我说他身体好没病没灾。他到我家看到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拍的很多照片就说,这些照片社会文化价值很大,你让它们躺在抽屉里,就不会发挥它们的价值。当时我不太会操作电脑,也不知道怎么把底片转换成电子文件。在朋友的帮助下慢慢学会了把底片转成电子文件,赵老师帮我挑选作品,帮助修改文稿,这才让我的部份作品在媒体上得以发表。赵俊毅老师在人民摄影报《明星摄影家》专栏特意为我的作品进行了点评。

我喜欢收藏,收藏的东西有些杂。赵哥唯有钟情于摄影文献收藏,他的收藏都是用于他的摄影史研究,从不是为了投资,赵哥也深知那些文献升值的潜力很小很小,但他即便生活俭朴一些,为了一本他喜欢的摄影文献也会一掷千金。我有时会跟赵哥逛逛旧书市场,或文献拍卖展览及参与竞拍。为此从赵哥那里学到不少摄影史知识。有次赵哥淘到1989年版的中国摄影家大辞典,特意在索引里查到我的条目,赵哥告诉我,以你那时所拍的东西,这里面能看登上实至名归,并且他还说那个年代成书那时还不自己花钱申请获得的,所以这部辞典有价值。赵哥就是这样鼓励我、帮助我。

我要求教赵哥的东西还很多,但赵哥的音容笑貌却转瞬而逝。今后,遇到问题,我该向谁请教?


IMG_9731

图20、2014年6月14日在纪念中国第一个摄影展九十周年座谈会上


@胡林庆

伟大始于平凡,成就在于坚持~尘世间少了一个认真做事的灵魂,天堂里多了一个研究摄影史的智者。赵兄一路走好。

IMG_9726

图20、赵俊毅对中国摄影史研究所体现的孜孜以求精神值得大家学习。

@沈铭

刚从路老师那里得到消息,很是震惊。俊毅身体一直很好,前两天我还因联系不上赵旭东和俊毅通过微信...不想他却先行了。我是上世纪90年代初年认识俊毅,那时我们算是笔友,我把他介绍给陆田三郎,相互交流相机收藏方面的经验...后来我和俊毅在智化寺策展了第一、二届秋期相机交流周,并基于北京东方收藏家协会成立了中国第一个相机钟表收藏专业委员会,开展相机收藏方面的活动,同时,协助俊毅在北京亮马收藏品市场开设北京东方相机屋,以机会友...前几年我们又一起策展了中国摄影展览馆第一届展事...一晃近30年了。原以为他弃商从文,可以利用晚年发挥更多余热,不想突发意外,连道别都来不及...俊毅一路走好....现在一想,我和老赵早期的活动圈子有些人已经走了,比如徐良生、马景孟、王凯 等;有些人现已失联,比如易威、程建国、陈宗泰、田醒、赵旭东等...实际上老圈子就我俩了,老赵这一走,目前就剩我自己了

DSC00894副本

图21、赵俊毅老师亲自布展

@郭广林

与赵老师本是无话不说,平时就称呼赵哥。但赵哥在研究中国摄影史上下的功夫和取得的成就那是让我敬仰的师长!

只有懂得文化的人才懂得历史的重要性,因为在历史里可以找寻文化的渊源。所以只有懂摄影文化的人、才懂得摄影史的重要、尊重摄影史的研究。赵俊毅老师(对中国摄影史研究)的价值正在于此!

赵哥对朋友对摄影文化赤诚一片,今日告别仪式云集了赵哥生前好友,其哀荣见证了赵哥生前的人品!


DSC07082

图22、赵俊毅老师一路走好!2015年在张北。

IMG_20190322_110853

图23、2013年出版的《中国摄影史拾珠》作者 赵俊毅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