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面对当今发展的悖论、全球化问题、生态问题、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矛盾等等,如果我们的知识缺乏与时俱进的积累、不抬升思辨的能力、眼界与格局依然不大,艺术语言的使用就会捉襟见肘,而艺术作品即便对国内的社会矛盾也不具有穿透性的演绎,更不要说在思想上富于国际性、时代性。

屏幕快照 2019-05-31 下午6

柴承伟访谈王庆松截图之一

访谈网址   https://mp.weixin.qq.com/s/fVlQCSYUGSVvK3GJw6CWlQ


王庆松说韩熙载是一个知识分子代表——浅议王庆松访谈


不是特别喜欢王庆松的作品,也没想读这篇访谈,因朋友转发时被@了一下,并看到朋友说“自取其辱的标题”,倒引发一点兴趣。读罢,真觉得王庆松是一时清楚一时糊涂。整篇访谈唯最后一句话显露出王庆松富于中国人处事特有的聪明劲,而对于自己创作的表述王庆松的思维不能不说有些混乱。

 

王庆松说:“韩熙载是三朝元老,是一个文官,也是一个知识分子的代表。”在此王庆松根本不知道“知识分子”概念是什么,知识分子要人格独立、担负社会公共责任、不仅不依附任何权力,并且要站在权力的对立面,知识分子对权力的质疑与批判绝不是博弈。不仅中国传统文化没有孕育知识分子的基因,即便从国际范围来说知识分子概念主要属于现代社会。韩熙载是士大夫、是依附皇权的获利者,或者说本就属于利益集团之内,说得好听点他是缙绅或官僚,至少他属于统治阶级,韩熙载夜宴的目的是利益集团内两个权力之间的相搏。我有一个摄影ppt,其中特意以《韩熙载夜宴图》里的人物随着社会地位不同被画得大小不一为例,来比较摄影画面里的人物大小是实际的身材与透视效果相结合的客观反映,这是作为现代主义的摄影媒介其民主性的体现。在《韩熙载夜宴图》里韩熙载被画得一如君主高大巍然,其他人物三六九等,而有的婢女却被表现得俨然侏儒一般。一幅人物身份等级反映如此鲜明的古代绘画与知识分子的平等理念南辕北辙,不知王庆松为何把韩熙载说成“是一个知识分子的代表”,不能不说反应了认知上的谬误。

 

至于王庆松自诩为“纪实摄影师”尽管这种噱头似的名份无关痛痒,也正因此说明了我不喜欢他作品的缘由。王庆松作品太过于图解现实,对于我就像看一幅幅图片说明。与其归为当代,不如借用“前现代的现实主义语言”这句话来定义王庆松作品应该更恰如其分。我看《老栗夜宴图》之类的作品时总有在庙会上看几个人在地摊上演出山西梆子《苏三起解》的感觉,王庆松作品里的“直接意义”太强烈,而应对其观念进行发挥的其他修辞方法并非丰富。

 

访谈中王庆松对知识及摄影进行了论述,这倒从另一方面说明了为什么有些中国当代艺术家更像民间艺人;不可否认有的民间艺术作品确实不失当代性,因为当代艺术的特性绝非为了当代而当代、为了艺术而艺术的无病呻吟,所谓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某个传统民间艺术作品进行新语境下的重新解读或认识,确实比很多艺术家费尽吃奶的力气创作出来的东西牛逼多了,就像当今处在转型的中国、如此魔幻般的社会,很多社会事件也比大多数所谓的当代艺术作品牛逼、精彩得多。但这些东西都有它在特定时空上的单一性与时效性,因为我们现在的经历很多都是在重复人家一、两百年前的历史,而真正的当代社会或者说后现代社会比前现代社会丰富、复杂得多。面对当今发展的悖论、全球化问题、生态问题、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的矛盾等等,如果我们的知识缺乏与时俱进的积累、不抬升思辨的能力、眼界与格局依然不大,艺术语言的使用就会捉襟见肘,而艺术作品即便对国内的社会矛盾也不具有穿透性的演绎,更不要说在思想上富于国际性、时代性。

 

说回来,王庆松说自己留了一个恶心的发型,我倒不觉得,其发型让我联想起弗里达卡罗、安迪沃霍尔、米歇尔巴斯奇亚,他们都将自己的形象或发型变成了极为显性的艺术符号,而王庆松发型对强权的抗争的成分倒该好好发挥一下。


屏幕快照 2019-05-31 下午6

柴承伟访谈王庆松截图之二

屏幕快照 2019-06-01 上午10

本人ppt截图,以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及李政徳《新国人》比较绘画与摄影画面里的人物

屏幕快照 2019-06-01 下午2

本人ppt截图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