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前现代社会,绘画与雕塑是膜拜神话的工具。经历现代性的祛魅,古代神话被颠覆。在充斥工具理性的现代社会里,摄影术以“为事实提供视觉证据的功能”,让自己坐拥在了现代主义大厦的一个“神话”的位置上。

纪念摄影术诞生180周年暨2019年第十九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学术展

发微信


DSC06057

2019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摄影术:现代主义“神话”——古典相机与影像文化的滥觞》展览现场之一


开启理性观看的十九世纪 

摄影术:现代主义“神话”——古典相机与影像文化的滥觞(策展前言)

郭广林

由观看产生的视觉,是很多具备视力动物的生理过程,是这些生命的生物性需求。而对于现代的人,文化性的观看成为了主要的观看目的。人类从以单纯的肉眼观看,到创造出利用光学、化学等知识,将观看的信息复制下来的观看工具——摄影术,它显示了人类从狭小的感性观看视野,上升到以理性的工具观看,而获得无限视野的飞跃。

 

对于人类而言,理性是一座灯塔。源于古希腊人类理性微弱的烛照之光,在历经了两千年的时间,人类终于进行了洗心革面的自我变法。从18世纪“双元革命”开始,全新的思想动力与价值观开启了现代文明。如果说,18世纪应该进入万神殿。对摄影术而言,19世纪就是一个先贤辈出,令摄影人朝圣的世纪。

 

摄影术的发明,不同于由技艺超强的工匠完成的初期英国工业革命。没有法国大革命时期,化学家拉瓦锡缔造的现代化学做基础,摄影术发明一如无米之炊。从摄影术不约而同的众多发明者的现象可以感到,是欧洲优秀的业余传统和理性至上主义,激励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创造发明。摄影术恰是欧洲文学艺术以浪漫主义占据主流的时期,诞生的一个理性观看的工具,看似矛盾的现象,却也体现了那个荟萃思想的时代。

 

十九世纪后半叶,维多利亚时代导致了浪漫主义的衰落。资本主义的大发展伴随劳动者巨大的付出,而工具理性把人对象化、物化、异化的现象,愈加成为人与社会的主要矛盾。摄影媒介提供相对客观性影像的特征,正好与对资本主义贪婪成性的批判,而兴起的现实主义相辅相成。十九世纪也是欧洲殖民主义凶猛扩张的时期,在殖民地借助摄影术对他者的观看,不仅奠定了作为现代旁观者的观看经验,摄影术也成了为殖民者背书的工具。

 

前现代社会,绘画与雕塑是膜拜神话的工具。经历现代性的祛魅,古代神话被颠覆。在充斥工具理性的现代社会里,摄影术以“为事实提供视觉证据的功能”,让自己坐拥在了现代主义大厦的一个“神话”的位置上。在前现代社会,人对神的认知是——神无所不在、无所不能。而当今的摄影术,也是无所不在,天上地下、无所不包。当然此神话非彼神话。

 

美国学者埃尔斯沃思·亨廷顿说:“最广泛的历史,是人类从一个环境迁移到另一个环境的记录。”人类信史始于文字的出现,单一的文字历史记录的局限性,总会让后来人对第一历史捉摸不定。唯有摄影的出现,使得历史记录多了以影像为据的考证性,今天我们在浏览丰富的历史影像时,照片对线性时间叙事的破坏,往往让人产生亲临历史现场之感,而这一感觉的获得,要仰赖十九世纪,类似眼前陈设的这些古典相机。摄影术的诞生,指的是摄影工具的被发明,是相机造就出极大丰富的影像文本。或许墙壁上哪幅十九世纪的照片,就出自在此陈列的某一相机。

 

值此摄影术诞生180周年,古典相机收藏家路万江特从自己众多的收藏品中,遴选出五十八台古典相机珍品,作为今年纪念摄影术的首展,暨第十九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唯一的国内学术展。在这个小小的展厅,聚集了来自欧美几十个国家,代表十九世纪不同年代的各种相机。所有这些古典相机,都是路万江通过各种渠道、历经二十几年的积累,其藏品从前摄影术时代的相机暗箱,到银版相机、湿版相机、锡版相机、干版相机、直至胶片及胶卷相机;从木制的滑箱相机、皮腔相机,到立体相机、金属异形相机及微型相机,乃至改变人类消费模式的柯达一号等。

 

路万江对自己二百台左右的藏品,不仅熟稔其中每一台出处,更深谙那些蕴含着历史发展背景、显示不同年代的光学、化学、工程设计、机械工艺制造等科学与生产水平的各种知识。科技文物的收藏不比古玩收藏,它要求以理性与严谨的科学知识和历史知识为基础,不能像评价某些古物、文玩,仅凭模糊的感性经验、加以文学性赞美来判断其历史作用。路万江的收藏不在于多寡、不在于金钱价值,在乎对每台古典相机历史信息的挖掘,与纵向、横向科学与文化发展的比较,注重的是这一科技文物对历史表述的准确性与否。   

暗箱

上图、1820年代相机暗箱,古典相机收藏家路万江藏品。

下图、1848年法国产斯科坦牌全套银版法相机

1号西南墙20x25原件

用类似(上图)1820年改造后的相机暗箱,由尼埃普斯拍摄的人类现存最早的影像《窗外风景》

吉鲁克斯Daguerre-Giroux银版相机复制品

达盖尔吉鲁相机(daguire -Giroux camera)

圣殿大道镜像与正像

左:1838年4或5月间,达盖尔在自己工作室拍摄的巴黎圣殿大道

右:早期相机没有图像矫正,拍出的照片显示的都是镜像,此为水平翻转后的正常视角。

未标题-7

各路媒体对《摄影术:现代主义“神话”——古典相机与影像文化的滥觞》展览的采访与直播

未标题-1

2019平遥国际摄影大展《摄影术:现代主义“神话”——古典相机与影像文化的滥觞》展览现场,收藏家路万江为观众细心讲解古典相机知识。

DSC05747

王保国、李朝晖、大门三位朋友光临展场

未标题-4

上图.中国台湾摄影家庄灵参观古典相机展

下图.顾小棣先生与收藏家路万江先生

未标题-3a

展览现场

IMG_20190919_103720

展览现场

mmexport1569284572357

适逢中国金融摄协理事会年会在平遥召开,全体参会人员在徐波主席带领下到展场参观后合影

未标题-5

展览现场

mmexport1569337795749

2019年十九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9月19日开幕式后相关嘉宾参观《摄影术:现代主义“神话”——古典相机与影像文化的滥觞》

IMG_20190916_180536

展场装修中

IMG_20190918_115742

布展进行时·张国田总监对这个展览倾注很大精力

mmexport1568781500916

布展进行时(张国田负责展场规划)

IMG_20190918_092020

布展进行时(左立者为中国工商行负责高古相机运输的张师傅)

IMG_20190918_160847

布展进行时mmexport1569284530763感谢为此展览另一位“保驾护航”的朋友中国金融摄影协会主席徐波先生(右)

mmexport1569636272736

两位策展人与平遥大展总监

IMG_20190925_153306

撤展进行时

IMG_20190926_090751

最具史料性、学术性,也是最具人气的2019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学术展《摄影术:现代主义“神话”——古典相机与影像文化的滥觞》撤展回京

先贤版用180X129厘米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