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郭广林转载按语:这是一个极其有意思的故事,尽管这一相册摄影师的传记在2008年发表,其秘密于2011年在《纽约时报》被揭开。但于近日中国摄影界一位饱受争议的摄影师的去世,让这件事在中国越发显得意义非凡。纳粹摄影师弗兰茨-克里格应该深知深陷罪恶渊薮的纳粹政权,而作为曾参与其中的纳粹军人,也深知自己对那场灾难所负的责任。所以这些照片尽管文献价值极大,还是让这位纳粹摄影师一直耻于示人。

希特勒攝影師的謎團

文章通过软件翻译自西班牙语、本人进行了简单的文字编辑,谬误不少,请指正!


《纽约时报》70多年前,纳粹政权发动对苏联的入侵。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转折点。针对那场被称为 "巴巴罗萨行动 " (operation barbarosja)的战役,被随军的奥地利人弗兰茨-克里格(Franz Krieger1914-1993)用黑白照片记录下一部分战时情景。

 

弗兰茨-克里格(Franz Krieger1914-1993)是萨尔茨堡的摄影记者,1993年去世。在被他自己尘封了七十年的相册里,共有214张包括纳粹领导人、战俘和犹太受害者的照片。其中9张照片是与独裁者阿道夫-希特勒相距很近拍摄的。这些照片所承载的历史事实使这本画册成为别具一格的二战历史文献。

 

以下文字由Harriet Scharnberg提供:

    汉堡的历史学家解释说,弗朗茲·克里格(Franz Krieger1914-1993)作为纳粹政权的一个政治组织Reichsautozug的成员,前往白俄罗斯明斯克的集中营。1941年,在那里,他拍下了俄罗斯战俘的照片,并得以参观了犹太人居住区,描绘了他的邻居,他在电子日志上写道。

    二战战迷和二战专家们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弗兰茨-克里格(Franz Krieger)为什么能够如此直接地接触到军官。更具体地说,他怎么能在希特勒的控制下拍下如此近距离的照片。沙恩贝格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摄影记者在返回柏林时,恰逢元首在迈伦堡与匈牙利摄政王、他的忠实盟友米克洛什-霍尔西正式会晤。

在这套画册里,一个女人的肖像出现了好几次,尤其在画册后面的部分。女人其实是弗兰茨-克里格(Franz Krieger)的妻子弗里达·克里格(Frida Krieger),她和两个女儿194411月死于美国对萨尔茨堡的轰炸。无疑这套相册也包含了私人相册的性质。沙恩伯格解释说,他在准备一场关于纳粹宣传中如何描绘犹太人的演讲时,看到了这些照片。

在研究中,历史学家看到了一本名为《纳粹宣传和战争阴影下的摄影记者》(Fotoperiodismo in the sombra of propaganda and the nazi war)的书,这是彼得-克拉姆尔(Peter Kramml)教授2008年前后出版的弗朗茨-克里格传记。他介绍克里格因为与当时在萨尔茨堡的纳粹政权有过合作,也曾加入纳粹党和党卫军。

彼得·克雷默(Peter Kramml)教授告诉《泰晤士报》,1941年克里格离开党卫军,成为德国国防军宣传部门的一员。事实上,当他们看到这些照片时,美国大屠杀纪念馆的负责人从一开始就很清楚,克里格肯定与纳粹军队内部负责实地宣传的部队有某种联系。后来克里格以随军摄影记者的身份回到奥地利,并离开宣传单位,成为一名二等兵。他知道自己 "有一段历史",而且这段历史已经保密了70年。

如今媒体展示这些由纳粹军人用相机记录的二战中欧洲冲突关键时刻的“令人惊讶的照片”,当今的人们如何看待与解决历史问题。

Franz Krieger-第二次世界大戰神秘專輯的作者

奥地利人纳粹随军摄影师弗朗茲·克里格(Franz Krieger


wow202

Franz Krieger和妻子Frida Krieger


wow207

东部前线的纳粹军人


1308693601_910215_0000000001_album_normal

Franz Krieger近距离拍摄的希特勒


1941年夏天,弗兰茨去了明斯克,他在那里拍摄了苏联战俘,并在犹太人区。(纽约时报私人收藏)

国防军士兵


克里格加入了納粹黨,但在1941年離開了納粹黨,開始在一家宣傳公司工作。

国防军士兵


也許在白俄羅斯某處拍攝的弗朗茲·克里格的照片

大约白俄罗斯


明斯克的廢墟

明斯克废墟


戰後,弗朗茲·克里格(Franz Krieger)離開了專業攝影領域

纳粹掌权时期德国国防军官兵


克里格是一名宣傳攝影師後,不了解駕駛員。他拍了一系列的車展照片

正在训练的国防军士兵


wow204

大约纳粹战地医院


1942年8月,他以卡車司機的身份出現在斯大林格勒之後,在為城市進行的巨大戰鬥開始前幾個小時,他就被火車撤離了。


萨尔茨堡档案馆里有大约35000张弗朗茨-克里格的底片


不久,他離開了宣傳公司,成為“簡單的士兵和駕駛員”


Frida Krieger(右)在慕尼黑

Franz Krieger的妻子Frida Krieger(右)在慕尼黑


wow203

弗里达·克里格(Frida Krieger


wow216

Franz Krieger的自拍像

37031319_433707220463880_2484937695143395328_n

经过当代数码着色

原文地址:https://elpais.com/cultura/2011/06/22/actualidad/1308693604_850215.html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