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语言学分析,必然涉及逻辑演绎,所以语言学家也是罗辑学家。可在“元影像理论”的文章里,藏策比宝石硬度还硬的逻辑硬伤比比皆是。

截屏2020-02-28下午6

摄影 周其岳


“元影像理论”——理论的寄生虫

郭广林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认为,哲学是对语言本身的研究。


20世纪30年代初,一些学者在对语言进行逻辑分析时提出了“元语言”(Metalanguage)的概念,并于1936年在媒体上首次使用“元语言”一词。英文“Metalanguage”由前缀希腊语构词元素“meta-”与“language”(语言)组成。“元语言”在语义学和哲学中,是用于分析对象语言(用来谈论世界上的对象的语言)的语言。剑桥的在线词典上解释:讨论或描述语言结构时使用的语言或符号1。对文字的文章与口语表达方面,我们使用的“动词""名词" "形容词 "都是元语言——它们是组成我们语言描述的单词,词典里的内容都是元语言2


如:“牛”在字典里被解释为“哺乳动物、草食性、趾端有蹄、反刍……,“市”为“进行交易的固定场所、行政区划单位“等。“牛”与“市”俩元语言组成的“牛市”一词,它会因为使用的语境不同,表达的意义也不尽相同。乡村地区进行交易买卖耕牛、水牛的地方,与表示价格长期呈上涨趋势的证券市场,都会用到“牛市”一词。曾经为清王朝皇家园林的北京颐和园的昆明湖畔,有一头金属铸造的牛;纽约某证券交易所门前,也有一头金属铸造的牛。两个同属一个元语言——牛的形象符号,分别由专制社会的工匠与现代社会的艺术家,使用各自的雕塑语言打造了,一个代表了农耕社会的古代神话,一个代表了消费社会的金融资本。相声演员方清平有个单口相声,他说想挣大钱,就去证券交易所买股票,在看大盘时“有一个8元钱到南口(车站)的”……原来自己进错了门。在此“大盘”既是证券交易所显示每只股票的表格,也是火车站内售票处的价格、时刻的表格,它们的符号语言都是大盘。买火车票是旅行,买股票是投资,两个不同的目的用一个符号(元语言),成就了相声的一个包袱。


在英语里“Red”意思为“红”,但“I will see red.”这个短语的意思却是“我会生气的”。Green 意为绿色,而“I’m green.”的意思是“我是新手”。 “元语言”是语言的资源,一个人“元语言”掌握得越多,其语言就越丰富。大文学家、优秀诗人,他们更是因为对元语言的充分利用,才让作品具备一定的深度与丰富性。优秀的相声和脱口秀,其中很多都是把“元语言”作为包袱或梗的语言资源,现实中,之所以有的人说话风趣幽默,这与平时的阅读、语言积累关系很大。

Raising_a_flag_over_the_Reichstag_2 (1)

图1. 旗帜:符号语言,帝国大厦上空升起的苏联国旗——象征着二战中苏联的胜利。


屏幕快照 2019-09-03 上午6

图2. 旗帜:符号语言,美军占领硫磺岛——象征太平洋战区美国获得跳岛战役胜利。


屏幕快照 2019-09-03 上午6

图3.由乔·罗森塔尔 (Joe Rosenthal)拍摄的图2、3,分别都属于元历史(历史元叙事)的影像文献。显然图2的影像语言比图3宏大。图2上的士兵因为这一行为,都被赋予特别的军功,他们树立旗帜时瞬间形象的雕塑,成为史诗英雄的符号。而一部《父辈的旗帜》电影,却将他们解构为各自身上都有不少缺点的普通人。


日常生活中,每个人只要张口说话,都要涉及元语言的使用。就像日常各种运动、劳动,及人类制造的各种机器的运作,用不着我们时时用经典力学原理去解释运动中的受力情况;学过中学无机化学课程的我们,不会把喝水讲成喝了杯“氧化二氢”一样。学者在对语言进行分析时发现,建立“元语言”的概念有助于逻辑推导、哲学分析,它很像数学里的“公理”或“定理”。所以,没必要把“元语言”总挂在嘴边,或动辄搬出符号学来装逼。


逻辑实证主义者鲁道夫·卡尔纳普(Rudolf Carnap)认为,我们既能用语言阐明句子的逻辑结构,也能用语言表述句子反映的实在意义。不仅如此,我们还能以元语言为根据,构造一种纯形式的语言陈述的理论。【319世纪英国科学家约翰·赫歇尔爵士(Sir John Herschel)发明了蓝晒(The Cyanotype),这是一种不用器材便可获得影像的工艺。那么不用照相机创作的影像属于摄影吗?对摄影(photography)一词进行元语言的逻辑分析。“photography”是由两个希腊语词汇组合而成,希腊语Photo" "的意思,graphos 也是来自希腊语为“亲手书写”之意。那么无论不用器材的蓝晒,还是通过镜头在暗箱成像的照片,它们都是“光绘”的结果。以此看,蓝晒(The Cyanotype)的工艺过程,符合photography的语言逻辑。我在文章(《高山仰止——科学革命世纪科学先贤的光学探索》点击题目可打开文章链接)里讲过“Camera Obscura”一词的中文翻译问题。罗森布拉姆的《世界摄影史》中译本里,把“Camera Obscura”多处都翻译成“相机暗箱”。探究一下“Camera Obscura”的词源,它是开普勒借用两个拉丁语单词发明的“暗箱”一词。其中Camera为“拱形房间/房间”、Obscura为“黑暗的”。现在常见的便携式的“暗箱”,实则是由最早的“黑暗的房子”演变而来。后来的英语借用拉丁语Camera为“照相机”专用词。在英语里搜索Camera只有“照相机”之意,但在意大利语里Camera依然有“房间”之意。而《世界摄影史》中译本里多处将Camera Obscura”翻译成“相机暗箱”,实属画蛇添足由此看“元语言”对逻辑、语义等方面的重要性。


法国学者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在1971年发表的《从作品到文本》(From Work to Text)一文中,提出了用“文本”(Text)概念替代传统“作品”(Work)的概念。“文本不是作品的分解成份,而恰恰作品才是文本的想象产物”4。之所以用文本替代作品,是因为“文本是那种接近于清楚表达 ( 理性、 阅读等等 ) 规则的东西5”。“文本”打破以往由作者对所创作作品输入固定意义、由读者被动接受的封闭系统。“文本”的本质即理解事物不再是孤立的解读——它被置于了一个放大的结构背景下。打个比喻,如果“作品”为读者供应的是套餐,“文本”就是把读者带入了自助餐厅,甚至是提供食材可以DIY的自主餐厅。文本使作者对意义不再垄断,让“文本”的多义、灵活替代“作品”的单一、僵化。


虽然巴特开始是从文学角度引入文本的概念,但他也指出:“文本不止于文学······文本的构成是对旧的分类的破坏力量6”。最终,后现代主义将一切可阅读的对象都视为了文本。一部小说是文本、一台戏剧(歌剧、话剧等)也是文本,一首诗是文本、一张油画也是文本,一张照片、一件雕塑,甚至在当代的语境下,可以把为一个观念挪用的一个简单的物品都等同于文本——1917年杜尚在艺术展上,挪用了一个现成品小便池——同样是文本。组成文本的元素是语言,那么除了书写、口语传统的语言范畴之外,还应该有绘画语言、雕塑语言、影像语言等。


在符号学的研究范围包括非语言的符号系统。任何应用符号学分析的文本,都该遵从符号学的规律。在摄影方面,如果对影像引入符号学,应该是影像符号学,对应的是影像语言,涉及到影像分析,其元语言就该是“影像元语言”。


对于“中国摄影符号学学者”藏策老师咿呀学语、套用“元语言”山寨出一个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元影像”,证明他连“元语言”是文本构成中最基本元素的这一概念都没搞清。什么是最基本元素?用物质的基本粒子做个比喻。各种物质都包含着基本粒子,依赖科学的进程,人类对微观形态的基本粒子由之前的电子、中子、质子,已经发展到更微观的“费米子”及“玻色子”。无论基本粒子被认知到什么程度,任何物质的基本粒子都一样,所以粒子物理学中没有氢子、氦子、锂子、铍子、硼子、碳子、氮子、氧子……之分。同理“元语言”之于各类文本也是如此,如果“元影像”概念成立,以此类推,就该有“元绘画”、“元雕塑”等等。到了杜尚的小便池该“元”什么,藏策能自圆其说吗?


瑞士的语言及符号学家费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创立他的符号学一百多年了,这一百多年,无论符号学者、还是符号学的学术发展,经过了这么多代人的更替与迭代研究,尤其像针对照片的细节、影像语言的分析,写出了《明室》的罗兰·巴特这样的学者,都没把影像的内容扣上个“元”字。这样看,要是“元影像”真成立,轮得一个上不会英文、不会法文、读不懂符号学原著的“摄影符号学专家”来“高屋建瓴”吗?


至于藏策先生在阐述自己的“元影像理论”都有何高见,特意付费下载了《元影像理论》。说实话本人囊中羞涩,在花钱上一直锱铢必较,即便像《The Economist》、《The New Yorker》上的好文章我都不舍得花一分钱。可当看到“元影像理论”时,即可毫不吝啬地花了六元钱下载,可想而知我对藏策“学术探讨”的尊重。并且也抱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仔仔细细阅读了两遍。可把“元影像理论”读后的感觉是:我的六元钱,不如去超市买一听促销的德国小麦啤酒喝喝。


用三点可以概括藏策“元影像理论”这篇文章:论点谬误、论据贫乏、论证混乱。尽管如此,藏策却始终保持着一副为中国摄影指点迷津、舍我其谁的教师爷气概。他在文章里说了这么一句话:“人类语言本身就是千疮百孔的,或许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一把能够破解文本的万能钥匙。对于我这样一位孤陋寡闻的人,这句话真把我震撼了。想必博览群书的藏策老师,从哪里断章取义来为他的文章凑字数。于是,赶紧将此句话复制到搜索页面,却只搜索出一篇与之匹配不要钱的“元影像理论”,靠(可以不花六元钱)!如此判断,很可能这话是藏策没睡醒情况下的一句呓语吧。


无论什么事物,当成了一副“千疮百孔”的状态,它还有利用的价值吗?如果人类语言如藏策所定义的,成了“千疮百孔”的状态,我们现在人与人之间还能用语言交流吗,媒介又以什么进行有效的传播?各历史时期的文献及学者的言论、著作,包括荷马史诗、古希腊文献、宗教经卷、中国诗词,薄伽丘《十日谈》、莎士比亚戏剧,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以及《巴黎圣母院》、《卡拉马佐夫兄弟》、《尤利西斯》、《变形记》、《日瓦戈医生》等等,如果语言“千疮百孔”了,还能成就这些经典吗?文本语言还包括艺术语言,《蒙娜丽莎》、《宫娥》、《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雾海中的旅人》,还有马奈、梵高、塞尚等人的那些经典作品,能用“千疮百孔”的元素创造出来吗?语言学者罗伯特·特拉斯克(Robert Trask)在《语言:基础》(Language: The Basics)里说:“人类语言没有上限且富有创造性,允许人类从有限元素中产生大量话语,并创造新的词语和句子【7】。”另外,英国学者克里斯托弗·巴特勒也说过:“通过一个单词所开启的路线,我们可以穿越整部词典,语言是个无限的领域,充满活力地相互联系在一起,这一观念使解构主义理论和许多先锋派、后现代派作家的实验思想联系起来【8】。”这两位学者对人类语言所给予的评价,与藏策的“千疮百孔”说正好南辕北辙。


再看“不可能找到一把能够破解文本的万能钥匙”这句话,首先不可证伪的上帝是“万能”的,余下连两万有引力定律,都不是万有的规律。但是某一文本破解的钥匙肯定有。否则康德的理性批判、黑格尔的辩证法,以及各种美学、艺术理论文献等等那算什么呢?造物主创造了这个世界,世界之于我们人类,未知的还很多,正像科学巨人牛顿所言,我只是在海边拾起了几个贝壳而已。但无论作品、还是文本,都是由人用各种语言创造的,如果一个人说了什么、写了什么、创作了什么,最终连自己都不知道其目的是什么,那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藏策这句话,把前面的“人类”二字变成他的名字,改为“藏策语言本身就是千疮百孔的”,这倒为“元影像理论”整篇文章建构起自洽的修辞关系。


阅读“元影像理论”,终于领会了什么是,胡言乱语、妄口巴舌、词不达意、杂乱无章、言三语四、不懂装懂······。用六元钱见识这样一个书写奇观,也算没花冤枉钱。以下借用几段藏老师的“元影像理论”“以飨读者”。


当代影像艺术的影像,是艺术元语言的工具,具有自反性和后设性”、“艺术元语言既包括影像语言的元语言,也包括文学元语言”。想知道藏策怎么解读他说的“后设性”。“后设”在某网页上这么解释:“‘后设’一词在中国台湾的使用是用来作为英文‘meta’字首单字的翻译,在中国大陆多翻译为‘元’”。藏策对“meta”(元)这个词如此糊里糊涂,却张口闭口“元影像”、“元理论”真令人诧异。只能让我怀疑藏策这里的“后设性”是哪抄来的?写文章不摘抄不可能,抄属于正常现象,也算传播知识。不过,一般文章的写作,引用他人言论,要在文后进行注释,当然,也有人喜欢偷梁换柱。但怎么投机取巧,也不该在自己还没搞懂,只觉得某句话、某一词新颖、高深,就不假思索窃为己用。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抄之前能不能先搞清楚“后设性”与“元”之间的关系。我年长藏策一岁,多吃的一年的咸盐没白吃。为写这篇文章我在不列颠、牛津、剑桥、韦氏等等在线词典上检索无数,也阅读了不少相关文章。从另一方面讲,“元影像”谬论,也让我学了不少知识。


在今天,感悟东方智慧,是需要一种世界性的眼光的。所以元影像理论又提出了回归东方智慧的问题。”,“比如佛学的色空观念就比鲍德里亚的类象理论高明得多,禅宗思想也比解构主义深刻得多 。”“所以笔者才要研究既与世界接轨又具有本土原创性的元影像理论,才要呼唤‘回归东方智慧’读罢上面这些话,自愧弗如藏策有如此本事,能把“元影像”整成语言哲学、佛学、玄学的跨学科理论。在“元影像理论”里随处可见“眼界高、学问高、逼格高”虚得不能再虚的论点、论证,就是缺少举例说明、个案分析,在文章中找来找去,大部分应该列出的论据,却无影无踪,只看着起不到遮羞作用的论证陪论点“裸奔”。难怪别人一提“元影像”总带有几分喜感。几天前,一个朋友看了类似虚头巴脑的文章后给我留言“没有个案研究······随时做历史总结,生怕失去历史话语权。”作为中摄协理论金像奖获得者藏策,胸怀谬冗、大胆地喊出研究既与世界接轨又具有本土原创性的元影像理论”。他这种无知无畏的气概,在中国摄影界算一个逗比,还是中国摄影界的一份悲哀?


笔者最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只要一个人的理念是超越沙龙的,哪怕他仍然使用沙龙的形式也无所谓,因为他的理念已经不再是所谓‘美’,而是反思甚至反讽所谓的‘美’。只要他的理念超越了传统纪实,那么纪实的形式又何尝落伍因为他已经不再是为了告诉读者他拍的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是要告诉读者他为什么要拍这些东西,乃至摄影媒介能否呈现这些东西······”托马斯·苏文从垃圾堆里收购的那些被北京人丢弃的家庭照片,既不“沙龙”、也不“美”,拍摄当时也没想着什么“纪实”与否;不懂什么理念、更没想着超越什么。就是这些拍得不规范、不讲究、不工整、不美观的照片,如今它们上面的很多处细节,都散发着诱人的魅力;谁会否定它们不是历史的文献、不是那个时代的证言。前文提到过,文本的概念,在于意义解读的开放性。罗兰·巴特说过“文本并非是发布唯一‘神谕’的一串词语,而是多维的空间。【9】”自诩符号学者的藏策,心怀殷勤一个劲地要告诉读者这、告诉读者那,怎么就连后现代以“作者已死”为噱头,所阐述的观点都不清楚?


而这也就一点点地进入到了元摄影的层面。其实元影像理论,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就是关于元摄影的理论思考,只不过不局限于元摄影一种类型而已,是从元摄影出发,到对元摄影的拓展。用一个学术得有点蹩脚的词说,应该是元元摄影” 的。从根本上讲,元影像理论也可以说就是研究艺术元语言的理论。暂且把“元影像”不看作谬论,但从“元影像”变成“元摄影”这种越俎代庖的逻辑,这样再发展下去“元影像理论”就变成了“摄影师操作指南”。好像一个不务正业的美食家,对眼前菜肴的色、香、味不予评论与分析,却教人家怎么养牛、养羊、种菜、种粮。


语言学分析,必然涉及逻辑演绎,所以语言学家也是罗辑学家。可在“元影像理论”里,藏策比宝石硬度还硬的逻辑硬伤比比皆是,篇幅有限,这里不一一列举。连基本逻辑都搞不清的人,居然要开创与世界接轨的理论,勇气确实可嘉。不过《周易》里有一句话:“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中国还有一句谚语,人贵有自知之明。


所以,无论“元影像”,还是之前藏策杜撰的所谓“维持专制意识形态修辞方式”的“超隐喻”,这一切都是在学养不足、抱以讨巧的心态,以贫乏或不当的论据、逻辑混乱的论证,投机取巧的结果。“超隐喻”和“元影像”除了被藏策徒劳地用来装饰自己身份,前者已被扔进了垃圾堆,后者则被人当做了笑料,别无他用。“藏策式理论创造”的方法论的本质就是“理论的黄牛党”或“理论的寄生虫”。因为藏策的创新就是对现成的理论揩油,寄生在别人的学术成果上。名词“隐喻”的英文单词“metaphor”其前缀“meta-”与英文“元语言”(Metalanguage)的前缀一样。前文介绍过“meta-”,再赘述一下:“meta大陆译为“元”(来自希腊语μετα-、meta -,意思是“之后”或“超越”)是一个更全面或超越的前缀”。从“metaphor”(隐喻)到“超隐喻”是巧合、还是讨巧?如果将藏策的 “超隐喻”译成英文,是meta-metaphor,还是super-metaphor?按藏策“超隐喻”理论的方法,任何人将一些隐喻进行归类,是不是还可以创造出“小隐喻”、“黑隐喻”、“黄隐喻”······?藏策在成就自己的 “理论的黄牛党”或“理论的寄生虫”时,一定不知道“若无必要、勿增实体”这把“奥卡姆剃刀”。


写这篇文章起因,是在一个群看到藏策开始鼓吹他的“规约与反规约的博弈”。说实话,我对缺乏学识、仅凭着忽悠,就能在中国摄影界风光无限的藏策嫉妒得要死。于是,在群里批他“元影像”谬论,质疑他的符号学知识。藏策看后如此回复了我:

@郭廣林 不过呢,你先要弄清楚,我可不是在摄影界里讲的,而是在学术界里讲的,其中不乏最具权威性的符号学学者,如赵毅恒、段炼、赵星植、张智庭等顶级专家,几乎就是符号学学者的梦之队。你如果想反驳我呢,也请到学术界来发表评论,前提是你也能正面表述你有关符号学的观点。


真没想到,“中国摄影符号学学者”、“元影像理论”开创者的思维模式和妄自尊大的口吻,居然与开创“混元太极”的大师是一个路数。至于藏策扯起的(中国)“符号学梦之队”这杆大旗,这倒令我兴趣盎然。算是写这篇文章的主要动因。关于“梦之队”之名,我的最早记忆是,美国NBA球员被允许组队参加奥运会后,组成的一直国家篮球队,被赋予了“梦之队”称号。凭着中国各项体育运动的水平,有条件组成“梦之队”的乒乓球、羽毛球或跳水,其余还有什么运动?如果把国内最好的足球运动员,组成的中国足球队称作“梦之队”,那应该算一个笑话。我确实不太了解中国符号学成果、以及符号学学者,但我相信一个真正的学者绝不会像藏策这么无知无畏。


注释:

【01】剑桥在线词典:https://dictionary.cambridge.org/dictionary/english/metalanguage

【02Metalanguage: What is it and how wioll it help my English? By Wil

【03】《语言的逻辑句法》鲁道夫·卡尔纳普(Rudolf Carnap

【04】《从作品到文本》(From Work to Text)作者 Roland Barthes

【05】同上

【06】同上

【07】《语言:基础》(Language: The Basics)作者 罗伯特·特拉斯克(Robert Trask

【08】《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作者 克里斯托弗·巴特勒(Christopher Butler)

【09】同上



我下载的《元影像理论》共六页,这里展示三页截图,可见本人认真阅读时的彩色标记。我佩服藏策,除了第一页著名的那个图示出处,其余再没任何注释与参考,看来藏策的理论真是前无古人。

截屏2021-03-07 上午11  截屏2021-03-07 上午11  截屏2021-03-07 下午5


“第31届中国华北艺术展览群”因为我三番五次对藏策的质疑,群主情急之下撤销了该群。因为我一直没将对话框从微信里删除,才有幸将对话截图分享给大家,从中可以欣赏到藏策精彩的“元留言”。

截屏2021-03-07 上午11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2


截屏2021-03-06 下午1

中国摄影界符号学大师藏策先生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