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万万没有想,经过了奥运,尤其在当今不断提出保护文物,传扬传统文化的今天,那所“石上宅”居然被焕然一新,并且有了一个“农家乐”的功能。它所载负的历史信息荡然无存。看到的情景令我失望之极,其心情不比那位演奏家看到一把名贵的小提琴被摧毁。更深深体会到梁思成先生讲的那句:“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
1
左图为2008年8月2日拍摄  右图为2013年12月25日拍摄



被涂上白漆的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


 
或许小说发表有三十年了,忘了作者是谁,但情节依稀记得。另外,小说中提到的那把小提琴,是不是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也说不清。总之,那把琴很名贵,暂且就把它认定出自几世纪前意大利的斯特拉迪瓦里之手。

一把如此名贵的小提琴因为它前一个主人落魄于此,所以不得不将这把琴抵做住宿费,然后一去不返,在此我们不难推导出这位主人后来多舛的命运。

几十年过去了,一个因文革同样落魄于此的提琴演奏家,无意中在这家小店看到了蒙尘已久挂在墙上的小提琴,凭着直觉他发现那是一把与众不同的琴。

于是,请店家拿给他看看。店家本来因这琴在此挂了不知多少年早想出手,只是因小镇闭塞,加之居民愚钝一直没人对此问津。所以,今有人询问此琴觉得意外又欣慰,本想只要给钱就会卖。不懂生意经的演奏家,当拿琴在手便对此琴赞美不已。看到演奏家如此爱不释手,精明的店家立马感到了赚钱的机会,等到演奏家说出要买下此琴时,店家给出了让演奏家几近无法接受数目。尽管如此,演奏家还是觉得物超所值。因为在那个贫穷与饥饿的年代,人们都是一贫如洗。所以,演奏家没对店家给出的价格流露丝毫的不满。只是与店家商量把琴收好,第二天自己拿钱来买。回到下放的乡村住地,与妻子讲了此事,温顺的妻子想尽办法为丈夫凑足了买琴的那笔钱。

次日,当演奏家高高兴兴去了小镇,来到那家小店时,只见一把白乎乎的似琴非琴的东西,挂在昨天他看到那个位置上。于是他问店家,昨天说好要买的那把琴呢!狡黠的店家看了看墙上挂着的小提琴,又看了看演奏家,然后极其自信地讲,你还要多给我五块钱,昨天你走后,我用家里的半瓶白漆把琴刷了一遍,我那油漆是多少钱买的!••••••

文字在此戛然而止。不难想象演奏家空着双手离开了那家小店失魂落魄的样子••••••。店家损失了不过几十或上百元,但对于这位演奏家来讲,那不仅仅是一把名贵的提琴,那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东西。

此篇作品极具文学真实性。任何人读罢都会对这种无知与贪婪的人性对美好事物的摧毁深信不疑。人性具有普遍性,小说中的那位奸诈的店家,总让我联想到《悲惨世界》里的德纳第。人性是天生的,但其多面性还是具有一定的操作性。遏制人性中的恶,以制度去制衡。但建立制度与制度的有效性却是两个方面。

所以,这篇小说在发表了几十年之后的今天,它的现实意义有增无减。尤其在对文物的保护上,在遇到只讲利益、单方面追求GDP的今天,我们这个国家到处是利益熏心戕害文物的破坏行为。

2008年夏,奥运之前曾到爨底下一游,发现独一无二的“石上宅”。几天前,有朋友回国度圣诞假,不顾隆冬数九,我们相约爨底下一游。并在出发之前,再三对朋友讲了距爨底下不远处的“石上宅”是一处尤其要看的景点。

万万没有想,经过了奥运,尤其在当今不断提出保护文物,传扬传统文化的今天,那所“石上宅”居然被焕然一新,并且有了一个“农家乐”的功能。它所载负的历史信息荡然无存。看到的情景令我失望之极,其心情不比那位演奏家看到一把名贵的小提琴被摧毁。更深深体会到梁思成先生讲的那句:“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一块肉。”

应该讲,从对文物的态度上,不仅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教养,更能体现出一个国家的制度和素质与否。几天前,听了一个怀念梁思成的讲座,其中就有人转述了一个外国学者对中国人的看法,那位外国人讲,中国人是一个不喜欢后悔的民族!闻之汗颜,仔细想一想,我们真是一个喜欢背叛,不具有反思精神,很少以史为鉴的民族,而作为个体,更多的人是见利忘义、毫无担当、不求上进、浑浑噩噩、混吃等死!

文物保护是一个多层次的系统工程,首先,你必须确立一个对文物极其尊重的态度。如今,问题最严重的就是我们自上至下还没有树立起对文物绝对的尊重态度。很多地方、很多时候对文物都采取权力化与商业化的过度利用;所以,让我们看到当今对文物任意改造、随意拆毁的局面!并且还委以“保护性拆除”这类令人哭笑不得借口!

其次,要以科学方法对文物进行认知及保护。而对文物如何认知与如何保护,按着现在的科技发展这方面的工作需多方位进行。尤其在维护古建与文物上,中国缺乏正确的方法。最为普遍的现象就是不会整旧如旧,而经常采取整旧如新的方法!

再有,文物知识普及工作。首先,各级政府要做表率,才能做好文物知识的普及与保护工作。以法代管这是最有效的,同时提高民众的文化素养,让民众对文物的保护从被动到主动。

全球化是文化博弈,说实话,中国大部分民众的素质至今依旧停留在将斯特拉迪瓦里小提琴刷上白漆的水准。就凭着这样的民族素质让我们实现中国梦,那才是痴人说梦。所以提高民族素质任重道远!


1
2008年8月2日拍摄
石上宅因坐落在一块大石头上而得名,并且在北京独一无二!


2
2008年8月2日拍摄


3
2008年8月2日拍摄
石上宅一直是以小庙的功能存在,人们在这里求风调雨顺、求丰年!


4
2008年8月2日拍摄
石上宅院内


5
2013年12月25日拍摄
如今的“石上宅”摇身一变成了“农家乐”


6
2013年12月25日拍摄


7
2013年12月25日拍摄


8
2013年12月25日拍摄


9
2008年8月2日拍摄


10
2013年12月25日拍摄


11
2003年春
恩施咸丰唐崖土司皇城内


12
2007年春
恩施咸丰唐崖土司皇城内


13
2006年夏
恩施宣恩彭家寨


14
2012年春
恩施鹤峰


15
2012年春 一个偏远的羌寨麻柳溪如今家家的吊脚楼都这样崭新的。很多恩施的朋友聊起这些整齐划一的民居,对此也是颇多微词@


16
恩施的老吊脚楼越来越少,来来去去在恩施生活了近十年,唯一一次看到南渡江放排!
摄于2012年鹤峰南渡江


17
抗战时期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的公寓。我在恩施没有查到的完整图像资料,土改时此座房屋被一分为二到两家农户,后来一直破败至今,成为断壁残垣。可以很自信的讲,从2003年到2012年对此遗址我应该拍得最多。此图摄于2005年


18
摄于2008年


19


20
应该讲,维持原生态与帮助当地百姓享受到现代生活,中间确实存在很多矛盾。恰恰这要政府发挥自己的智慧,如何处理好这些事!
恩施板桥镇(板桥党参产地)鹿苑坪。一座天坑与一条河谷内的一座村庄,2008年秋初次游历此地,简直是世外桃源!


21
2008年鹿苑坪


22
因为鹿苑坪地处偏远,很多人已经离开此地居住,但房屋稍作整理还是可以居住。这里想到了鲍昆老师介绍的艺术家渠岩先生的山西许村计划。


23
在恩施随时享用那里原生态的饮食!2008年余鹿苑坪


24
几天前恩施旅游局的负责人到北京参加旅游卫视的新春节目录制,聊起过对鹿苑坪的开发时,我还特意推荐他们了解一下渠岩的许村计划!
2008年于鹿苑坪


25
2012年春鹤峰五里坪老街
 


以下转载自己2008年写的一篇关于“石上宅”的文字!

停车坐爱石上宅


石上宅就屹立在109国道旁。去的时候,我们的车从其脚下开过,可车上的四个人都是有眼无珠。我们的出行是奔着爨底下来的,所以,在到达爨底下前对路两旁的景色我们都没在意。
浮光掠影匆匆游过爨底下村。与我来前的想象有些落差,不免几分失望。

不是对爨底下的古村落,那一群古色淳厚的民居失望。我是有感于时下浮躁、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之风,把这深山一隅的古朴的符号也风蚀殆尽,剩下得如锱铢必较的商贾之地。挺好的古民居群落,被现在粗放式、毫无专业、毫无规划的旅游开发,生生搞成了一个农家餐饮基地。那些不伦不类的招牌、幌子,以及当地人招揽食客的方式,与当地古朴的民居相比较,人的精神很浮躁,人心不古了。

只怕这样下去,多少年之后,剩下一座座破败的民居,或是被当地人又进行所谓的翻建式的修缮,为此,再也找不到历史的痕迹。

香港电影《投名状》的开始情节,是在爨底下拍摄的。为此,前几天我特意守在电视旁看完了这部电影,说实话,这样所谓的大片我没看出什么意思。三个拜了把的兄弟,和一个水性女子,外加四个阴谋家。上面搞、下面打。一场哄小孩一样的游戏,值得让爨底下这样悠久的历史遗迹出来担当一个背景吗?有资料说,前些年为了拍某个电视剧曾经炸掉了斋堂镇境内的一些古民居。我不希望让时下那些毫无文化、毫无品味,为迎合低级趣味的娱乐心理的影视剧,以牺牲我们古老的中华文明作为成本代价;我不希望中国的建筑文化也像中国武术一样,以"拳脚机器"的模式被好莱坞所承认。好像李连杰饰演过拳脚极其高深的机器人,我觉得那个角色与他的表演技巧真实恰如其分。因为,我看了其他两部他的电影,好像就是一位缺乏思维甚至连计算机逻辑运算能力都很简单的机器人。或许这正是好莱坞看待中国人的状况,否则,就是成龙的滑稽、谄媚。总之就是两种“拳脚机器”。

艳阳高照下,在爨底下村吃饭的时间比我们在那里游玩的时间还长。不过,也有令人欣慰的事,我们吃饭的那个农家餐馆的老板,是一位对爨底下历史颇为了解的小伙子。吃饭时,听他给旁桌的老外们讲一通当地的人文历史。他还在某网站开有自己的blog。他的名片上这样写着"乡肴客栈24号 爨底下村最高"。如果当地人都像他这般懂得一些对文物的保护,我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但像他这样的人在那里毕竟凤毛麟角。

回京城的时候,换成了天晴开车,她对我说:您要是想拍路两旁的风景,就告诉我停车。车才开出爨底下几分钟,就看到路两旁又出现了一群石墙石屋,我让天晴停一下。独自下了车。

我这叫:"停车坐爱双十村"。为此我邂逅了在北京绝无仅有的石上宅。

这一处民居群落相比爨底下,它们的样式相同,但规模小了很多。周围出奇的安静,几个关门闭户的院门,都是从外面上锁。要不是看到的一根水泥电线杆子,你会觉得这里已经空置了有一个世纪的时间。

满眼都是石头--石屋石墙以及石头垒砌的小道。有断壁、磨蚀的木门、灰墙上痕迹斑驳、石缝间青草蓬蓬......,一个人蓦然闯入这样的环境,还真让你迷茫--不知自己处在一个什么时代。

一个年龄并不太大的长者,也是蓦然走到我的面前,像仙人指路一般,指着对面的一座房屋对我说:去拍那个:石上宅,北京之最。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座堡垒般的房子屹立在一块巨石之上。待我要仔细问时,老人早已离我而去,进了旁边的一个院门。

石上宅突兀地坐落在一块突兀的巨石之上,守望在109国道边。

双石头村因为两块石头得名,石上宅坐拥其中一块。

北京西部的门头沟斋堂镇的历史,可上溯至唐代。由于当地一座寺庙灵岳寺香火旺盛,致使善男信女及僧侣们来烧香时所下榻的客栈不断增多,为此得以斋堂之名。门头沟有煤窑,即便在当代的中国,下煤矿也是一件生死不定的事。北京有"家有半碗粥,不下门头沟"之说。可见门头沟之荒僻。但门头沟的斋堂,因为庙宇及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却车来马往地有着几个世纪的繁荣景象。尤其辽金明清时代,这里更是繁荣一时。爨底下及双石头村等等古村落都是明清的遗迹。

“石上宅”修建在一块高约5米,上平台面积约20多平方米的巨石上,是明代修建的一座三合小庙,后改为民居。院落的小门开在西侧,有人工开凿石阶可登。院内的三间南房为正房,东边有一间东房为厢房。房间的门窗雕花细致,图案精美,具有清代风格。南屋后有一狭窄的甬道,院西侧有小道可通。南屋前是小院,院墙为石砌。院外巨石下有一古井,现居然有水。真可谓“院落虽袖珍,但五脏却俱全”。有的古建专家认为,这座奇绝的“石上宅”是京西斋堂地区古民居的典型标志。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