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林
北京/东城
49.5万
访问量
论道我已取而代之
摄影把失态当常态
电邮:gnstm@126.com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警察存在的目的是维护社会秩序,防止民众利益被侵害南辕北辙。邢永瑞成为雷洋被无端加害致死的主要犯罪涉嫌人,正是思维意识缺乏“移情”、“他者化”不断扩大的典型事例。而这样的现实是少数利益集团和民众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突出的表现。警察的权力来自于公共的赋予,警察的站位应该属于公共利益一边。而如今大多时候警察却成了少数集团的工具
2016-07-04 19:06
5
0
4782
乌镇影记
30
乌镇看似是一个集约化的管理,其实质就是权力资本的垄断式经营。其旅游管理只限于东西栅旅游景点内,景点之外属于几乎没有任何管理的自由竞争。不是为了那个当代艺术邀请展绝不会踏足乌镇。至于那个当代艺术邀请展我看也是一个小农意识的文化诉求行为,将在随后对这个邀请展的作品写一个评论。
乌镇西栅景区收费高不合理。看似光鲜,但细微处就觉得是“中国特色”。我们住的所谓“民宿”套间九百元,早起拉了一下窗子,纱窗掉了下来,把脚趾砸出了血;朋友一只几千元的德国RIMOWA旅行箱,也被他们装卸时搞开裂了,朋友带着这只箱子走南闯北去了很多国家都没事,到了乌镇被“寿终正寝”了!
2016-06-28 11:47
1
0
1359
从鲍昆老师的微信惊悉林少忠老先生驾鹤而去、不胜唏嘘。林老博雅渊洽、热情谦和,为中国摄影在改革开放后与国际接轨做出了重要贡献。鲍昆老师说,林老是少有的明白人。
2015年3月12日有幸与解海龙老师到林老府上拜访。林老沉疴宿疾在身,支撑羸弱之躯与我们聊天,并给海龙老师带去的《世界摄影史》上签名。
2016-06-20 23:12
3
0
1662
乌镇搞了一个“乌托邦·异托邦——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受朋友之邀,前去观展。尽管不少作品都是可圈可点,但乌镇搞这个展览,给我的感受就是小农意识的文化诉求。
在乌镇由老国企北栅丝厂旧址改造的艺术区里,有一个毛同强创作的名为《工具》装置,整个厂房地面铺满了镰刀与榔头。我问在那里临时看场的学生(当地财经专业中专学校实习生),这个装置让她联想到什么,她说不知道。我说共产党党徽是什么组成的。她回答,就是一个圈圈还有一个那个。······(这段我有视频录像)
2016-06-13 15:07
2
0
1590
被我追逐屡开屡封的微信公众号。
2016-06-12 09:57
6
1
627
端午节那天北京艳阳高照,偶尔踏足小时候经常来的地方,忘记之前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从这里走过。摄于2016.6.9
2016-06-11 11:22
10
0
800
艺术社会学是将艺术(创作、批评与理论)当作一种社会现象来研究(要点是“作为艺术的社会现象”),艺术现象是社会现象的一部分,因此艺术研究(艺术社会学)也成了社会学的一个分枝;而艺术社会史则从社会环境来研究艺术(要点是“作为社会现象的艺术”),侧重点仍然在艺术本身。
2016-06-06 09:14
1
0
1690
2016-05-31 09:07
6
0
2907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官员是人民的公仆。按理,公仆应该听主人的话,可是,你看很多官员对上唯唯诺诺,对主人百姓则颐指气使。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现在一些官员的选拔制度,违背了一条政治学公理:谁产生权力,权力就对谁负责。
2016-05-27 11:19
0
0
687
小说史家夏志清对《围城》的评价——“《围城》是中国近代文学中最有趣和最用心经营的小说”,但最伟大的小说不是靠“有趣”和“经营”便能支撑起来的。《围城》可以说是一部有特点的也有明显的缺陷的小说,但绝不是一部“伟大”的小说。
2016-05-26 08:52
20
0
12180
每一个参与者都声言,唯有他所把握到的实事显现方式才符合于实事本身的存在和如何存在,因此而坚持真理是在自己一边,那么争论便会爆发。这便是在这个讲演的标题中所说的"真理之争"。
2016-05-23 00:40
0
0
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