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林
北京/东城
45.3万
访问量
论道我已取而代之
摄影把失态当常态
电邮:gnstm@126.com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从鲍昆老师的微信惊悉林少忠老先生驾鹤而去、不胜唏嘘。林老博雅渊洽、热情谦和,为中国摄影在改革开放后与国际接轨做出了重要贡献。鲍昆老师说,林老是少有的明白人。
2015年3月12日有幸与解海龙老师到林老府上拜访。林老沉疴宿疾在身,支撑羸弱之躯与我们聊天,并给海龙老师带去的《世界摄影史》上签名。
2016-06-20 23:12
3
0
1548
乌镇搞了一个“乌托邦·异托邦——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受朋友之邀,前去观展。尽管不少作品都是可圈可点,但乌镇搞这个展览,给我的感受就是小农意识的文化诉求。
在乌镇由老国企北栅丝厂旧址改造的艺术区里,有一个毛同强创作的名为《工具》装置,整个厂房地面铺满了镰刀与榔头。我问在那里临时看场的学生(当地财经专业中专学校实习生),这个装置让她联想到什么,她说不知道。我说共产党党徽是什么组成的。她回答,就是一个圈圈还有一个那个。······(这段我有视频录像)
2016-06-13 15:07
2
0
1480
摄于2013.10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2016-03-26 13:32
1
0
527
以前拍的,整合集中一起发表为“恩爱”。
2016-02-06 13:06
3
0
540
惊闻,摄影前辈陈勃老先生于12月20日,在黄山参与纪录片创作中,突发急恙不治。享年九十。
陈勃老先生所拍摄的黄山迎客松,被千万人赞许颂扬,如今老先生仙逝于此,或许也是上天之意。在悲痛之余,也给我们些许安慰。
2015-12-21 17:09
6
0
2440
平遥大展最后一天碰到了艺术总监张国田,他问我感觉如何。我毫不犹豫地回道“很精彩!”不过,这话只说了一半。我把到了嘴边的“很无奈”又“咽”了回去!
说实话,平遥大展之于我的魅力,就像小时候盼望过年一样!
2015-09-28 08:23
3
0
632
9月6日应朋友邀请,到长安大戏院看了贵州京剧院进京演出的折子戏!
2015-09-11 14:05
1
0
736
天纯兄在他《六月有感》里所阐述他个人对纹身的认识过程,对于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纹身给我们的印象基本上是那样的情况。
天纯兄的帖子,给我的感觉是记录了一种时尚。其实我的电脑里也有关于纹身的文件夹,并且纹身者的社会身份更复杂一些。我一直认为社会上的任何细节,都对应着一个属于它的社会关系。纹身也不例外。纹身不仅是时尚的标志,纹身还富于阶层、文化、社会形态等等的线索。
故在《六月有感》里我留言:“纹身也叫刺青,英文为:Tatoo。纹身有永久性,也有临时性,还有纸帖纹身。刺青的历史应很久远,尽管没有研究,但也能想象刺青与原始巫术、宗教等不无关系,发展到今天,现代社会已然将纹身作为个性与装饰的追求,但依旧有生活较为原始的人群以刺青甚至伤害式的纹身来证明自己的勇敢以获取尊严。
说实话,夏天在大街上,尤其在北京的奢侈品或文化区看到一些美女过度裸露的肌肤上,附带着一些纹身图案,还是禁不住激发起鲁迅定义的意淫想象力。
每每在面对纹身时,我也会不自主地把镜头对准那些斑斓的肌肤。如果有可能我还会询问,是永久纹身,还是临时纹身,纹了多长时间,甚至纹身痛不痛,多少费用等等,让朱兄说这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不过,纹身并不分身份,但图案往往暴露纹身者的阶层属性。几年前,在白云观拍到一位老外肩膀上一个奔马的纹身,当时看图案很粗糙,后来觉得那应该是临摹的某一个“岩画”的图案。所以纹身影像大有文章可做。另外,我就经常拍到保安、快递等打工者的纹身。......”
把这个帖子看做是与天纯兄的PK。
另外,曾经拍过几个后背上纹的或龙或虎的保安,一时找不到了。
2014-06-20 18:45
7
0
1295
昨天中午攝於北京長辛店大街!閒的沒事,胡亂給照片進行後期,看看人家總是在後期上下功夫,本來的表象更成假象了。我也就把自己寫實的照片裝逼一回。
2014-04-25 14:57
46
0
1574
确实,人人都想有美梦!
2014-04-09 21:58
14
0
743
2009年春节前后先后四次乘马航飞机。
2014-03-08 12:33
1
0
772
2013-12-22 15:52
16
0
1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