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林
北京/东城
49.5万
访问量
论道我已取而代之
摄影把失态当常态
电邮:gnstm@126.com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乌镇影记
30
乌镇看似是一个集约化的管理,其实质就是权力资本的垄断式经营。其旅游管理只限于东西栅旅游景点内,景点之外属于几乎没有任何管理的自由竞争。不是为了那个当代艺术邀请展绝不会踏足乌镇。至于那个当代艺术邀请展我看也是一个小农意识的文化诉求行为,将在随后对这个邀请展的作品写一个评论。
乌镇西栅景区收费高不合理。看似光鲜,但细微处就觉得是“中国特色”。我们住的所谓“民宿”套间九百元,早起拉了一下窗子,纱窗掉了下来,把脚趾砸出了血;朋友一只几千元的德国RIMOWA旅行箱,也被他们装卸时搞开裂了,朋友带着这只箱子走南闯北去了很多国家都没事,到了乌镇被“寿终正寝”了!
2016-06-28 11:47
1
0
1359
中央美院造型艺术学院研究生曹雨(2016年)毕业作品《泉》,摄于2016.05.19
2016-05-21 08:39
10
0
2189
2016年2月7日陪父母到他们居住附近的玉蜓桥“便宜坊”吃年夜饭。自1416年开始的便宜坊比全聚德还早很多年,有此名气作加之属于国企餐饮集团,我对其饭菜质量一直还算信任。可昨天吃的这顿年夜饭的饭菜质量让我哭笑不得。
2016-02-08 09:18
9
0
647
在我决定去拍阅兵中的飞机编队时,好像突然理解纳粹女摄影师蕾妮瑞芬斯塔尔,为什么要拍《意志的胜利》!就像《桂河大桥》里的英国战俘为何要为日本人修桥一样。
2015年9月3日摄于北京西站北广场。
2015-09-03 19:01
7
0
1471
摄于2015年8月6日
2015-08-08 11:23
2
0
1076
摄影 解海龙
2015-04-25 00:24
4
0
2248
何为失态即常态?若把人看做为一颗树,它有树梢、也有根须,有主干、也有枝杈,有直、有曲,有舒展、有疤结等等,人亦如此,有高潮、就有低谷,有善行、就有恶行,有平淡、就有激情,有公而忘私、就有损人利己,所以在社会上,人作出任何不可思议的事,都属于人性的正常值——社会与人都是一种混搭的现象或结果。
对人性的尊重,才是一种事实求是的科学态度。
一天到晚拿大道理蛊惑社会、忽悠人,终归害人害己。
2014-03-07 01:08
34
0
1603

今天立秋,今天拍的!
有写实、有纯粹摄影视觉、有超现实,就是没风景。
我讲过,如果每星期拍出一幅好照片,一年就是52幅,三年就是156幅,你有一百多幅好照片你就可以被称为“摄影家”了!
可是,今天一天我就拍出了这么多满意的照片,那我一定是摄影“大师”了!反正现在的摄影家、摄影大师遍地是,多我一个也无所谓!
1
雨中的爱。一名公交站协管员站在车门下,一边喊着收伞,一边双手为乘客撑伞!拍这幅照片之前我还对着这个车门拍了一段视频!前五幅可以组成“雨中有爱”
秋天第一场雨,匆匆而来,遭遇一群匆匆回家的人!
2013-08-07 23:42
7
0
1352
仲夏之时,送您一点点凉意——非寒意!
2013-08-05 21:20
22
0
751
困兽犹斗
11
俗话说:不如意事常八九,能与人言无二三。从另一个方面讲:生命就是一个摆脱困境的过程!
(转载网上一段顺口溜)三里屯的疯,工体的浪,国贸的装逼不重样;东三环的富,中关村的鲁,亦庄的员工最辛苦;东直门的饭,天通苑的床,上地的加班最长;金宝街的洋,木樨园的乱,望京的棒子满街窜,麦子店的日范儿;西三旗的灰,回龙观的土,北六环的空气好飞舞;南三环的穷,西直门的堵,挤地铁的孩子得练武
2013-07-31 19:14
7
0
1296
从公共空间看我们这个国家的素质!
发帖说明:在上个帖子里鲍昆老师给我留言说:广林越拍越炫了。昨天受海龙老师邀请,鲍昆老师到龙影廊为海龙的龙影廊首展献言献策。之后餐聚时,再次面聆鲍昆老师对世界摄影史的真知灼见。之后,不揣冒昧与鲍昆老师讨论了超现实摄影,又聊及薇薇安麦尔,并讲到自己对这位女摄影家的仰慕之情。鲍昆老师也说薇薇安属于大师级的人物。其中,鲍昆老师还问我为何不上“四月风”了!闻此甚是愧疚!昨晚海龙老师开车送我回家的路上,我们聊到鲍老师对展览的建议时,海龙老师非常尊敬地对鲍老师用了大理论家一词。确实,鲍老师从不以话语权而盛气凌人,对于任何一位认真拍摄的无论业余、还是专业,无论初学、还是资深摄影人,都是平等以待、真诚以待。在四月风这样一个平台,能有鲍昆老师经常为其影友不厌其烦认真点评,这在中国应该是绝无仅有的。知道鲍昆老师除了重视摄影的历史观,更注重摄影的现实意义。所以昨晚针对鲍昆老师“广林越拍越炫”的留言,我对鲍昆老师讲,我喜欢薇薇安麦尔并不是说说而已,对薇薇安的拍摄态度、拍摄方法都有一种意会与相通。对现实的任何事与物总是有其强烈的画面想象力,无意中按下快门成为一种病态。最后,我对鲍昆老师说,我不是越来越玄,其实,我写实的东西也是不计其数!
2013-06-02 11:17
5
0
904
2012-12-25 01:56
7
0
730